1

      晚上似乎下了小雨,天气阴沉沉的,苏陌拿着书回到出租屋时,心情不大好,跟外面的天气一般。
    这一个月来他心情都没怎么好过。
    刚一打开门,就看到地上一双黑色的运动鞋,鞋架上的那久置的双拖鞋也不知所终,他换鞋的动作顿了一下。
    她回来了?
    空气中隐隐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他皱了皱眉头,鞋换好之后就直接往卧室边的一个小房间走去,那里的灯开着。
    越往那边走鼻尖的血腥味就越重,苏陌的眉头皱得就越紧。
    他把书放在一旁的小柜子上,缓缓进了门。
    入眼而见的就是女人面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眉头紧闭,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是在念叨着什么,左手紧紧按着右臂的伤口,尽管她穿着黑色衣服,还是能清楚看到血迹顺着胳膊浸透了整个衣袖,甚至连床上都沾了一些,看着着实有些吓人。
    女人似乎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睁开了眼睛,看到门边站着的那个人。
    她问:“你回来了?”
    声音极其小,如蚊子嘤嘤一般,男人还是听见了,应了一声,走到一旁的衣架边开始换衣服戴手套。
    “右臂里有一颗子弹,你给我取出来。”
    只见男人已换好了衣服,戴着口罩,手中拿着一个针管走来,风情缓缓开口:“我不需要麻药。”
    男人没听她的,直接握住她的左臂将针管推了进去,风情还没来得及反抗,就昏了。
    苏陌把她的身子摆好,随后拿着旁边架子的剪子把她上衣剪开,只剩下内衣,白嫩的圆滑在黑色蕾丝的包裹下呼之欲出,只是看了一眼,男人的呼吸就重了,想了想,还是拿了刚才剪碎的衣服碎片搭在了上面。
    做手术时还是不要分心为好。
    他沉下心来,仔细检查了风情的伤势,子弹射入得不深,没有穿透,也没射到骨头,取出来之后注意伤口发炎感染的情况就好了。
    把女人的伤口包扎好之后,苏陌摘了手套,去洗手间打了一盆热水来给她擦身子,她脸上全是冷汗,身上也全是湿腻,不能让她这样就睡过去。
    把碍眼的衣物扫开之后,想了想,他还是拿起一旁的剪子把内衣带子给减掉,顺便把女人下半身的裤子顺带内裤也给脱了,这下女人彻底没了遮挡,整个人暴露在了冷白的灯光下,也暴露在了苏陌的眼中。
    风情皮肤白皙,在此白皙肌肤的衬托下,很多刺眼的伤疤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腰腹上,大腿上都有,大大小小好几道,苏陌数了数,比上次她躺在自己身下熟睡时多了叁道,还不加后背有没有新添的。
    她又干了些什么危险的事情……
    还好这次胳膊上的枪伤不是特别严重,不然她也不会有那个能力坚持到这来。
    苏陌把毛巾拧干,从她的额头开始慢慢擦拭,接着是下巴,脖颈,锁骨……
    在擦拭胸口时,他的动作停了一瞬,看着面色苍白已经昏睡过去的女人一眼,继续向下。女人的身材很好,浑身上下没几块赘肉,皮肤白皙,唯一不足的是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疤痕傍身,看着极其不和谐,苏陌在触碰到那些疤痕时眸中神色就会格外重,但手下的力气却格外轻柔。
    在毛巾落在腿心时,苏陌的手触碰到了她那处柔顺的毛发,身上顿时就起了反应,饶是再克制,也忍不住低头咒骂了一声。
    “操!”
    一个多月没碰她了,心里火气的压抑在进门看到那双鞋时就已经按捺不住想要发泄一翻,偏偏她又有伤在身,空气中的血腥味时刻提醒着他不能乱来,可体内的躁动因子就是停不下来。
    压抑着身上的火气耐着性子把她的身上全部擦干净,把她抱回房间,接着又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才缓和了一点,看到床上躺着的女人时,他的眉眼才温和了一些,快步上床把女人抱在怀里,期间也注意她胳膊上的伤,没敢乱动。
    苏陌深吸一口气,身体又开始变得炙热起来,怀中体温偏凉的女人成了他唯一的慰藉。
    尽管抱着她火气上涌,浑身都难受,顾忌她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就不动她,但好歹心情好转了很多。
    他轻轻在女人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终于舍得回来了。
    *
    风情醒时,外面已天光大亮,她环顾房间四周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身处在哪里。
    她全身赤裸,床边也没放什么衣服,只有一件男人的T恤,想都没想就套在了身上,只是手臂有伤,穿个衣服就耽误许久。
    房间门没关,空气中若有若无传来一股香味,风情一闻就饿了,顺着香味出了门,看到了男人在厨房忙活的身影。
    苏陌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回过头看一眼,就看到女人靠在门边淡淡看着他……手中的菜。
    风情身高一米七五,比一般的女生要高很多,饶是如此穿上苏陌的衣服还是有些大,将将遮住腿心,底下是一双白皙修长的腿,她没穿内衣,胸前的两点凸起隔着一层衣服就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苏陌眼中神色顿时暗了几分,他开口,声音极度沙哑:“饿了?”
    风情点了点头,感觉这一觉睡了好久,一觉醒来声音都轻柔好多,轻飘飘直挠苏陌的心:“饭什么时候能好?”
    “一会就好,你先去洗漱。”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风情的右臂,“方便吗?不方便我来帮你?”
    “不用,我又不是个残废。”
    风情洗漱完毕从洗手间出来时苏陌已经在餐桌上把饭菜给摆好了,她也没客气,一坐下来就直接拿起筷子吃饭,她不是左撇子,吃饭也耽误了不少时间,她也没在意,就别扭吃着,男人时不时也会给她夹几筷子菜。
    她问:“我睡了多久了?”
    “叁天。”
    “睡觉的这几天有没有人给我打电话?”
    她刚才醒时在房间里翻找半天都没翻出来自己的手机,应该是被苏陌给拿了。
    男人看了她一眼,只道:“先吃饭,吃完饭我把手机给你。”
    风情这才没说话,继续低头吃饭。
    感觉快饿死了,出使任务前就没怎么吃饱,忙活大半天还受了伤,随后又睡了几天,肚子都快饿空了,一碗饭着急吃完,还未等她有所动作,苏陌就拿起她的碗重新盛了一碗,“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风情的速度这才慢了点。
    “一个多月不见你手艺有些长进。”她评价。
    上次的菜就没这次好吃。
    苏陌的饭已经吃完了,就坐在对面喝水,听到女人这样的话,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道:“你还知道有一个多月不见。”
    风情有些心虚,说话底气都小了些:“这不是上面任务多嘛,你看我一结束不赶紧过来找你了?”
    “带着伤来找我?”男人看了一眼风情的右臂,冷声道:“这次受伤的是胳膊,那么下一次呢?下一次是不是想让我看到你的尸体?”
    察觉到男人似乎有些生气了,风情赶紧哄:“陌陌你别生气嘛,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这次只是意外,意外。你看我哪次回来时受的伤有这么严重?”
    苏陌叹了口气:“先吃饭。”
    要是受伤严重,她还有那个精力回来么?
    吃完饭风情就开始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动画片猫和老鼠消食,苏陌在厨房洗碗。
    刚洗完,就听见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呼喊:“陌陌我手机呢?我吃完饭了!”像是努力完成任务求奖励的小孩子。
    他擦干净手,走到女人旁边坐下,从兜里掏出手机,风情顺手接过,直接照着他的脸就是一吧唧,“陌陌真好!”,随后就直接躺在了他的腿上查看消息。
    苏陌只觉得无奈,“你胳膊上的伤还没好,别乱动。”
    “放心啦没什么大事,这点伤算得了什么?”
    风情眼睛眯着看手机屏幕,在她昏迷的这几天有五条通话记录,其中一个显示已接通。
    她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嘴角边的笑意也不再,“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能动我手机么?”
    苏陌倒是一脸坦坦荡荡,丝毫没有一点自己干了亏心事的样子:“它一直在响,烦人。”
    “那你挂断啊。按一下待机键你不会按?”
    “按了,它还是继续响。”
    “……”
    风情看了一眼通话记录上的记录,又看了一眼苏陌:“你对她说了什么?”
    苏陌语气仍旧是很淡,没什么情绪波动:“没说什么,她问我你在哪,我说你刚做了手术在睡觉。”
    风情觉得没这么简单,已接通的电话是来电显示的最后一通,之后就再没有打来过了。
    “还有呢?你还说了什么?”
    “我跟她说让你以后别再干那些危险的事了,我不想下一次再见你时面对的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
    这种事怎么可能说不干就不干。
    她把电视里动画声音调低了一些,“你先别出声,我打个电话。”
    “哦。”
    等了好一会那边的人才接通,风情开口:“艳姐。”
    “哟,风情妹妹醒了?”电话中一道女声传来,妩媚多情,听得人骨头都要酥了,风情听着一点感觉都没有,只听她道:“伤怎么样?”
    “没事,现在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一点小伤,不碍事。”
    “哎呀这伤在你眼中来看是小伤,在某人眼中可就不是了。”女人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意味不明。
    风情抬眸看了头顶的男人一眼,随后道:“昨天那小兔崽子趁我昏迷动了我手机,说了一些胡话你别放在心上,他还小,说话没个轻重,也不知道我平时干的是什么生意,只是我每次回来时身上都带了伤就以为我干了什么危险的事情,艳姐你大人有大量,别计较。”
    说话时因为些许动作,本就遮不住多少的衣服露出大片风光,腿心处已经全部露了出来,风情还全然未觉,双腿时不时翘着跟电话里的人继续说事。男人眸中情绪不明,呼吸加重,一只手揽住女人的腰,防止她从身上滚下去,指尖滚烫。
    “你那弟弟还在上学吗?”
    “是啊,还有一年就毕业。”
    “毕业了可不好找工作,这年头钱可不好赚,要不我到时给他安排个工作看看?你也知道组织缺人,多招点人终归是好的。”
    “谢谢艳姐,”风情嘴边带着笑,可眼睛里没透露出一丝笑意,“不过这孩子想着以后要当医生的,未来的规划差不多都定好了,再说他沉默寡言,在组织里怕是混不下去,还不如当个小医生,没什么风险,你说是吧?”
    那边的女人笑了一声:“这么宝贝你那弟弟?”
    风情开始演起来了,声音都带了些许哭腔:“是啊,我也就他一个亲人了,要是他遇到什么风险,我也不活了。”
    苏陌就看着她在那演,听着她那假意的哭吟,突然就想到之前她被自己压在身下时哭着求他慢些时的低吟,比这不知要销魂多少倍,一时间他就起了反应。
    风情的头靠在苏陌的大腿上,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跟电话里的女人说话了,丝毫没发现就在她头顶不远处一个大帐篷挺然立了起来。
    “算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强求,你跟你弟弟爱怎样就怎样吧,不过我倒是希望他跟你口中说得那样,少说话多做事。”
    “一定的,这几年艳姐还没看出来?”说到这里,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压低了声音,问:“对了,最近上面还有任务吗?这次行动漏了馅得再找个时间再接货吧?”
    那边的人很明显是愣了一下,几秒种后声音才传来:“你现在受了伤,得好好休养一阵子,时间具体还没通知,应该是在半个月之后,先把伤养好再说,到时候再通知你。”
    “好。”
    “好好跟你弟弟团聚一下吧,这一个多月也是辛苦你了,就当养伤的那几天是组织给你放的一个假,要玩得开心哦!”
    “谢谢姐。”
    终于挂了电话。
    风情把手机甩在一边,转头就想跟苏陌说话,结果一回头时就看到一个巨大无比的帐篷,比她脑袋还高,隔得不远,甚至能从那布料中感受到炙热的烫意。
    “啊!”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揽着腰起来,跨坐在他身上,这样的姿势腿心离那帐篷更近,隔着布料烫得她一哆嗦。
    男人看着她,声音沙哑:“你说,我是你弟弟?”
    风情倒是不以为意:“本来就是啊,你比我小了几岁,不叫你弟弟还叫你哥哥?”
    “呵……”
    苏陌的手顺着衣服往下探去,风情身上只套了件T恤,内衣内裤都没穿,手指只顺着穴口顺着毛发摩挲了一两下就探了进去。
    在她刚才衣服上卷露出大片风光时他就想这么干了,把手指插进去,让她真的哭出来。
    “唔……”女人难捱,发出一声轻哼。
    只听男人滚烫的气息落在耳畔:“有这样对姐姐的弟弟么?”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