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问

      风情又点了根烟。
    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要在这地方,她的烟瘾比平时大很多,没过一会就想来一根。
    她左手食指中指夹着烟,慢慢走到那人身前。
    不知道他被审了多久,单看这个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以及那稍微干涸的血液。能被这样的酷刑折磨到现在一声不吭,也是有骨气。
    风情蹲下,拿起手中的烟吸了口,烟雾吐在一边。
    那人的脸似乎也是遭受了酷刑,左边半边脸已经怕划了好几刀,流出来的血迹早已模糊,右边半边脸还能勉强看个相貌。
    年龄不算很大,但也不算年轻了,约是叁四十来岁,若是不毁容的话说不定还是个比较帅的帅哥。而且,这半张脸看着有点眼熟。
    他身上穿着的是便服,一时间没办法辨认出究竟是不是警察,但依稀看见被锁链锁着的手上,尤其是食指和中指处,有不小的茧子。
    “警官?”她小声叫了声。
    那人的意识还没消散,听到风情的轻喊,竟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她,一只眼睛已经开始充血,另一只眼里带了不甘与愤怒,似乎是表达自己对于恶势力的屈服。
    风情可不怕他这样的眼神,她从外套袖子中拿出一把十几厘米左右的小刀来,当着那人的面扔在地上。
    风情对他笑了笑:“我可不像他们那样粗鲁,至少知道问话的时候要好声好气的,所以我们现在来稍微聊点比较简单的话题好不好?”
    那人没说话。
    “放心,”风情把剩下没抽完的烟都丢在地上,“只是告诉我一下你的个人信息,至于国家的机密我也没那个胆子问。再说了,你应该是认识我的吧?刚才就觉得你眼熟,你是之前我在派出所做笔录的那个警官?”
    李艳一直在后面观察着情况,听到风情的话也算是有些意外,没想到竟还抓了个熟人过来。
    风情今天化了妆换了衣服,气质与那天完全不同,若是她不说,刘烨是真没想到面前的人竟然是她。
    只见女人注视着他道:“我知道,你那时候就看我不爽了吧?还找人跟着我?哼,现在真是自投罗网。”
    “我知道你那时觉得我不对劲,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那几个人就是我们之前原先的手下,在你们来酒店抓捕之前他们就已经被我下了药,就算以后醒了你们也问不出来什么,我想应该是被草草定罪了吧?哪里想到后面还有人?对了,悄悄告诉你,你们来酒店之前给警察透露的消息地址也是我发的,怎么样?开心吗?捕获了几个毒贩查到那么多的毒品够你得好多奖了吧?”
    刘烨突然变得有些愤怒,可全身上下都被禁锢着,根本没办法动弹,稍微动一下便是锥心刺骨之痛,疼到现在,他似乎都快要没知觉了。
    “别激动啊警官,”风情像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嘴角泛着冷笑,“你看我都跟你透露这么多消息了,礼尚往来,你是不是也应该要透露点消息给我?”
    “呸!”刘烨用尽全身力气,把口中的血吐在女人脸上,可经历过长时间的酷刑身体早就没了力气,唾沫和血液飞溅到了女人的外套和裙子上。
    风情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这裙子是苏陌昨天给她买的,她自己爱惜得跟什么一样,外套也是花花刚才拿给她的,两样东西都沾上了污渍。
    她不怒反笑:“警官多少岁了?38?”
    刘烨没说话,风情也没管他,看着自己的手自顾自说道:“差不多是这个岁数了,话说这个岁数,该成家了吧?警官是有个儿子还是个女儿?”
    李艳突然上前,拍了拍风情的肩,手里拿着的赫然是一部手机。
    “他有个很可爱的女儿,大概八九岁大。”
    刘烨顿时瞪大眼睛,身体也不由自主开始挣扎起来,可奈何被禁锢着,身上的疼痛也不顾了,直接朝那二人嘶吼:“畜牲!别动我女儿!你们他妈的还算是人吗?连孩子都不放过?”
    风情对男人的怒吼一点感觉都没,从李艳口袋里又抽出一根烟点燃吸上。
    她看着刘烨:“警官,你是第一天知道我们毒贩是什么样的人吗?”
    风情拿过李艳手里的手机看了一眼,屏保里赫然是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约莫八九岁的小姑娘,手里拿着花束,笑得很开心。
    “真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啊……“风情感叹:“才八九岁大,你说要是这么小就失去了爸爸,然后被拐卖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或者是被卖在什么窑子里遭受强奸轮奸之类的,那该多惨啊?”
    她又回头看向李艳:“艳姐,那人在警局内部查点警员家属的资料应该是可以的吧?”
    “可以的。”
    “畜牲!你们都是畜牲!”
    风情定眼看着他,眼里满是警告的意味:“那警官现在还说不说?我们还算是有点人情,如果你以实相告,我就答应你保证不动你的家人,怎么样?”
    犹豫片刻,刘烨最终开了口:“我……我只是负责刑事办案的,刑事侦查科并不太熟悉,至于你们组织内部的那个卧底我也不知道,上一次对那些毒贩进行抓捕,也是通过刑事侦查科的透露才知道的,其中细节我也不知……你们对我要杀要剐我都无所谓,但别动我女儿。”
    风情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冷了下来:“那我要你还有何用?”
    “我求求你们,你们对我要杀要剐无所谓,别动我女儿也别动我家人……”长时间的酷刑已经让刘烨以及没有多少说话的力气,甚至因为刚才猛烈的动作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地上浸满了鲜血,极其狼狈不堪。
    风情从地上将小刀捡起,刀尖轻触男人的身体,与肌肤只差一层薄薄的布料,手慢慢往上移,刀尖停留在刘烨的胸口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们想知道的,就放你一条生路,放你家人一条生路,若是再装傻,你现在所受到的折磨会转加在你的妻女身上。”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刘烨摇头,脸上的泪和血液混合在一起,一时间看着还有些吓人。
    “那既然这样的话……”风情左手轻握住刀子的把,使劲往里推进,正对心脏的位置,“那我就不能留你了。”
    刀子没入男人的身体,刘烨先是不可置信的睁眼,随后眼里的光一点一点逝去,终是低下头,没了呼吸。刀子从身体里抽出时,满是刺眼的红,不少血沾在女人手上,衣服上,她嫌恶地摆了摆手。
    李艳就在一旁看着风情的所作所为,没有一点要制止的迹象。在风情把人杀了之后她却皱眉:“不是说这个人说不定知道咱们组织里卧底的事么?就这么把他给杀了?”
    “艳姐刚才不也看到了?”风情站起身来直对着她的眼:“我都拿他的家人做威胁了,他还是不能说些什么,可见是真的不知道。而且这个人我在派出所跟他打过交道,他好像真的不是刑事侦查那一科的,连我们组织内部在警局安插个卧底都要隐秘行事,不告诉他人。你以为在警察局不是这样?”
    “也是。”
    风情拿起桌子上的一块布,把沾了血的刀和自己的手慢慢擦干净:“我很好奇,是谁说这警察知道我们内部人员有卧底的?”
    “黄叁,人也是他带着几个兄弟抓着的。”
    “哦……黄叁是吗?”女人轻吐手中的烟,“那他又是怎么知道这一回事的?连人家警察自己都不知道的事,他倒是会扣屎盆子。”
    听到这话,李艳有些不大高兴,黄叁跟在她身边的时间挺久了,虽然平时玩得开但忠心还是有的。
    “小情,话可不能这么说,人家黄叁进组织的时间可比你还早。”
    “是么……”风情看着她:“那艳姐的意思是……那警察说什么我就信什么,我跟那个警察是一伙的是么?”
    “也不是这么说啊……”李艳看着她:“你的情况我还不了解?只是觉得那警察应该知道一些事但没说出来,也是妹妹心急了,要是再多审审他,说不定还能透露些什么。”
    刀子已经擦拭干净,风情把它重新放回衣服口袋里,最后又掏出一支烟来点上。
    “要说他早说了,我看我来时他也受了不少苦头,不也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最后我用他的妻女做威胁,看他那时的表情你就知道了,很在意,要是他知道说不定真能说出来。更何况这警察不知道是你们什么时候逮的,他要是消失时间久了,说不定到时候别人会用定位追踪查到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个地方为好。”
    李艳沉思片刻,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
    此时黄叁从外面进来,上衣是一件稍微有些脏的牛仔外套,底下就中规中矩一条黑裤子,脚上的运动鞋沾了些许泥,再加上他那一张看起来就有些感觉不怎么值得信任的脸,风情下意识地就不喜欢。
    黄叁刚才应该是吸嗨了,身上还有一股很刺鼻的酸臭味,眼眶还是红的,走到李艳旁边,小心翼翼地问:“艳姐,审出来了吗?”
    “审出来了。”还没等李艳说话,风情就先抢答了一步,嘴角边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黄叁听到风情的话显然是有些兴奋,大叫起来:“太棒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个狗娘养的知道咱们组织内部有卧底的事,他透露了什么?”
    风情问他:“你想知道什么?”
    “当然是知道咱们组织内部卧底是谁了!别让老子把那个东西给逮出来,不然老子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痛苦。”
    “黄叁……”风情吸了口手中的烟,“你透露的消息很及时,如果没有你我们怕是抓不到这个人,只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警察知道我们人员内部有卧底的?嗯?”
    黄叁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有些慌乱,身体后退一两步,看向李艳:“艳姐,我这不是看着那警察派人跟着小情跟踪了好几天了嘛,说不定他知道卧底的消息呢?”
    当听黄叁提到“小情”这个称呼时,风情不由得皱了眉头,但没说什么话。
    李艳此时面上表情严肃,她看着黄叁:“黄叁,你跟我的时间挺久的,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撒谎,那警察就是你最后的下场,嗯?”
    “别等最后了……”风情从口袋中拿起刀,两步上前架在黄叁脖子上,“我看他现在好像就在撒谎,不如现在就直接给解决了。”
    站在一边看戏的人其中有几人从衣服里掏出枪来直对风情,若是女人这一刀下去,她怕是也会遭受子弹的洗礼。
    黄叁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难看,但风情的武力值他知道,虽然不会用枪,但用的刀极其锋利,武力也不容小觑,力气有时候甚至比男人还大。所以他一时间也不敢乱动。
    “风情,你敢这么对我?你是不是没有把艳姐给放在眼里?你就不怕你这一刀下去艳姐会杀了你?”
    “杀?”风情看着他,脸上尽是些嘲讽:“我又何曾怕过死?只是我不知道组织内部什么时候是由你说了算了?身后举枪的那些兄弟跟你走得挺近啊,是不是有一天都要跟着你混?把艳姐不放在眼里的人究竟是谁?”——
    注:风情本身就是黑的,有人要骂她杀人我也无所谓,更何况我已经在简介里写了,女主是黑帮的人,没什么人性可言。
    我不喜欢女主傻白甜的人设,太恶了,还不如写得带感些,要骂就骂,反正女主就是杀过人,就是黑的,这是事实。
    还有个事最近我一直很纠结,就是这篇文要不要收费的问题
    我的文笔并不好,叙事能力也不是多强,这我知道,更何况我还懒,一天就一更,现在还把存稿给发完了,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做到日更(目测是不会了)
    我知道看我的文的人不多,其实每天多更点的话说不定能吸引多一点人,但我做不到,事情太多了。
    我并没有把写小说当做我的主业,因为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做,没办法做到一心二用,可我真的是想通过写小说挣钱的,从19年写到现在一分钱没挣到过,辗转这么久来到Po,这里收藏的人数比我有史以来都要多。试问有哪个作者不想让自己的小说让别人看,试问哪个作者不想得到稿费呢?可我觉得我在这有点不好意思,文笔不好,日更也达不到。还有这个月底就要想办法实习找工作了,到时候肯定很忙没时间写,就这样的我根本要是开收费章的话怕不是对不起你们。
    可我真的想知道拿到稿费的那一刻是什么心情,唉,让我再想想吧。
    首发:yцsんцщц.ōηē(яǒúωёǹωú.χyz(rouwenwu.xyz))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