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页

      话还未说完,他忽然听到了马蹄踩在地上有规律的声音。
    哒哒哒
    哒哒哒
    阿南愣了片刻,随后篷车的破门帘子一下子被人从外面掀开了。
    半人马的上半身探进来,看见他眼睛一亮:阿南!找到你了!
    哲罗姆?你怎么
    羊角少年看到随后从车辕上跳进来的身影,眼眸瞪大,他捂住嘴,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这位大人,您、你真的来了!
    跟在哲罗姆身后的就是元菱,她让巴顿在篷车外警戒,自己率先进到了里面。
    少年们的状况比她想的要严峻不少。因为长期遭受虐待,他们已经非常虚弱,甚至还有几个重伤不醒的。
    此刻看见她,他们一个个都傻乎乎地忘记了反应。
    元菱清点了一下大概的人数,微笑:别怕,我带你们离开。能动的人搀扶住受伤的人,不要出声,拿上你们所有的东西。
    哲罗姆也在一旁点头,他太高了,爬不进篷车里只能趴在车辕上:是啊,趁着马戏团还没发现,我们快走!
    阿南欲言又止:可是大人这里设有魔法阵,我们都被写在规则里,无法离开的。
    其他少年也都是一样的反应,之前有过逃跑的人,全都被魔法阵困死在了出口处,被驯兽师抓到之后又是一顿毒打。
    元菱看向马戏团围起来的大门,目光坚定:不试试怎么知道?
    桑迪清点了今晚的门票,发现收入还算可观,乐呵呵地吃了一大只烤火鸡,又叫了一桶黑啤酒。
    本来这普通的一夜该结束了,明天他们就会离开鞑靼城,但他在回篷车睡觉的路上发现了件奇怪的事。
    你们三个在干嘛?
    一棵光溜溜什么也没有的老树,三个驯兽师围着树一脸狂热的转啊转。
    啤酒,嘿嘿
    别跟我抢,都是我的~
    桑迪觉得哪里不妙,他猛地回头看向不远处关押猛兽的囚笼。
    笼门虚掩着,一把掀开铁栏杆,里头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地上的稻草显示之前这里还躺着个人。
    桑迪一下子就酒醒了,他冲出去一巴掌把还围着树打转的三个男人拍醒。
    蠢货,那匹半人马呢!!!
    三人满脸迷糊,完全没反应过来:什、什么?
    所有人面面相觑,这时有名杂耍演员从远处跑过来,一边跑大喊着:团长不好了,那些佣工,他们的篷车空了!
    二十多名少年互相搀扶着往马戏团入口处跑去,他们的行李少的可怜,只有几个包裹而已。
    几个行动不便的被同伴背在背上,所有人咬紧牙关没发出一点声音。
    借着漆黑夜色的掩映,一行人安全到达门边。哲罗姆扬起前蹄,一脚将马戏团的大门踹飞,霎时木头断开、碎屑崩裂。
    元菱开了天眼,看到缠绕在入口处的光圈依然运转,并没有因为大门碎裂而消失。
    确实是个困阵,施法者是让入阵的人无法踏出一步。
    听到她这么说,阿南等人都露出绝望的表情。
    他们嘴唇发白,可以料想被发现后会遭受怎样的殴打。
    元菱缓缓拔出飞剑,她眼眸发亮。
    可惜,只是入门级的。
    每一名修真者在修炼过程中都要学习基础的阵法、符箓、丹药、炼器知识,上清道作为大宗门,对精英弟子的教导自然也是全面而深入的。
    马戏团的魔法阵对阿南等人来说也许无解,也许是不可抗力神一样的壁垒,普通人只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但在门门课都评【优】的元菱面前
    它几乎等于不存在。
    落雪飞花剑的剑尖轻轻点在阵眼上,伴随少女闭眼默念咒诀。
    震离坎兑,翊赞扶将;乾坤艮巽,虎伏龙翔;
    牵牛织女,化成河江;追我者死,捕我者亡!*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仿佛那道声音也落在了他们心上。
    阿南呼吸一窒,他看到那名美得像神明的大人站在外头朝他伸手:来。
    临到头,他却不敢动了。
    仿佛踏出那一步,这梦就要碎了。
    阿南背上的卢修斯哥哥不知道何时醒来了,他轻轻拍拍他的肩膀,似乎在鼓励。
    羊角少年深呼吸一口气,带着身后的少年们缓缓往前走。
    他穿着破布鞋的脚抬起,只迟疑了一秒钟,缓缓落在地上。这一步,几乎用尽他全部的力气了。
    圆圈封锁一切,走出便是重生。
    离开马戏团范围的时候,那一刻所有少年忽然爆发出压抑的哭声。
    我们真的真的逃出来了!
    阿南腿一软,还是哲罗姆扶住了他。
    尽快离开吧。元菱从袖中拿出一张折起来的黄符,这是隐匿符,拿着它,马戏团就不会找到你们。
    往南走,穿过白花草原去找石板村,在魔兽森林里有人类的村落,那里很安全,你们可以去投奔伊丽丝奶奶。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