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页

      谢谢,小姐您对我们真好。俊美的金发精灵款款微笑,整个人亲切得如沐春风,仿佛连头发丝都写着完美。
    元菱不好意思:因为精灵也帮我很多忙啊,这点小事而已。
    她想起什么,从袖中取出那枚翡翠玉环:维尔斯,这个是给你的。因为我灵力不足,没有做丹尼尔他们的份
    男性精灵有些意外:只给我?
    玲珑翡翠透着碧绿色的光,在阳光下璀璨夺目,维尔斯将玉环扣在自己一边耳朵尖上,特意晃了晃脑袋,翡翠和他金色的头发相映成辉,让那截透明的耳尖都格外诱人。
    维尔斯温柔问道:好看吗?
    元菱点头:好看。碧绿色果然很配你。
    她向他展示手中剩下的一枚漆黑的玄铁护身符:这个是给阿布的,希望可以早日找到他。
    维尔斯笑容敛去,他这才注意到依旧在草原上狂奔不止的半人马,和不远处明显心情很好的狼人。
    原本不止他一个人有。
    胸腔的嫉妒、不甘宛如海浪将他淹没,精灵垂下耳朵,叹了一口气:小姐,只有我一个人的话,不行吗?
    他的声音太轻,几近呢喃。
    元菱没怎么听清:维尔斯,你怎么了?
    精灵攥紧拳头,面对她美丽纯真的容颜,他怎么可能将自己卑劣的想法说出口。
    维尔斯强撑着笑意:没什么,别担心。
    只是卑微如我,竟然想要独占您的宠爱。
    在大家都在河边休息整装待发时,爱格伯特悄悄离开了露营地接见手下。
    高级属魔阿甲和阿乙一直远远跟随在后,他们召集了这附近一批可用的低等魔族。
    等到回去时,爱格伯特很敏锐地发现了其他三人的变化。
    原本就活泼得讨人厌的半人马更加粘人,在元菱身边跑来跑去说个没完;狼人看他一眼,目光里带着明显的骄傲;虚伪的精灵背影则有些落寞。
    爱格伯特根本看也不看这些人,他轻轻吸了一口气,发现他们身上都多了一道熟悉的气息属于元菱的气息。
    亲密至极,如影随形。
    元菱正蹲在地上收拾剩下的物资,忽然发现一道人影站在身后挡住了光。
    那影子竟然是有翅膀的?
    她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眼花,等再睁眼时那对巨大翅膀又不见了。
    背后站着的是爱格伯特,少年皮肤很白,穿一件宽大的男士衬衣,连露出来的手腕都白皙异常、骨节分明,挺拔得像小杨树。
    他红着眼睛看着她:姐姐,你送给他们的东西。我,也有吗?
    元菱不知道他口中的不确定感觉是因何而来,她笑了笑,从袖中取出一块红色的石头:当然。
    九宸朱砂,天生有驱邪之效,我觉得颜色很像你的眼睛。
    听到她的话,爱格伯特睫毛微微颤动,他摊开手指,元菱就将石头放在了他掌心。
    一红一白,颜色对比强烈。
    他试探性地握住,掌心却被刺痛了一下,爱格伯特下意识皱眉。
    怎么了,不喜欢吗?
    他摇摇头,答应我,送出手就不可以再拿回去了。
    当然。
    爱格伯特握紧拳头。其实,朱砂石在他掌心烫出一道深深红痕,但是他用手指藏住了,不让她发现。
    到了夜间,阿甲和阿乙带着全部的魔族手下来觐见。
    陛下,您阿乙欲言又止。
    化作少年模样的魔王一身白衣,他站在滚滚河水旁,手中捏着那枚充满了道家正统法术气息的红色石头,在漆黑夜色仿佛和他眼睛发出一样的光。
    但是很快,那法石感应到黑暗力量在附近,渐渐发热发烫,像一块烙铁发出炽热的红光。
    符文被引动,一道红色从爱格伯特掌心炸裂,如果不是他用力握住了,那力量几乎要将周围的低等魔族们振飞。
    等到法石恢复平静,魔王的那只手也伤痕累累,但他却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样,又将其珍而重之地放进了贴身衣兜里。
    属魔们明显觉得魔王的脸色苍白了一分。
    这东西是属于光明阵营的,魔族光是拿着就很难受看,且不论陛下还随身携带,周围那些低等魔族甚至都不愿意靠近。
    阿甲和阿乙对视一眼,都感受到了为难。
    魔族虽然有自己的领地,却从来不被昆伯勒大陆的其他种族理解,他们和夜魔都属于黑暗种族,但一者是认真想过日子繁衍生息,一者是毫无思想的恐怖傀儡。
    他们渴望和平,却深陷黑暗的沼泽,日复一日被光明灼伤。
    靠近她身边,就像干渴的人永远无法拒绝的清泉。
    *
    平城作为最靠近凤兰城的一座小城,在夜魔大军出现之际就已经戒严了。
    城里的主要住民是兽人和人类,他们几乎亲眼目睹了邻居全军覆没的前后。
    那一段时间无人睡眠,他们不敢点灯。在黑漆漆的夜晚睁着恐惧的眼睛,听那几十公里外的鬼哭狼嚎。
    父亲们含泪捂住孩子的嘴,不让他们发出哭声。整座平城如同按下了暂停键。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