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ǒ1㈧Μ.cǒΜ 2需要帮助吗?(微h)

      “你你怎么知道!”尤梧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你的声音一听就是女生,况且,”谢清平抬手抚过自己的脖子,“你没有喉结。”
    “我就说!我就说!这怎么可能装得像!什么女扮男装不被发现,都是骗人的!”
    “其实喉结还好,也不会有太多人会特意注意这个。但是,你的声音一听就是女生。”
    “可是我明明已经尽力放低声线了,但”尤梧近乎哀求的看着谢清平,“谢清平,求你了,你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我为什么要和别人说?不过难保不会被别人发现。”
    “会啊!当然会啊!我就知道!这肯定会被发现!”
    “但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可以帮你解决你声音的麻烦。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帮忙!他不会要我和他做那种事情吧!尤梧吓得捏紧了自己的领口。
    谢清平看着尤梧这样,觉得好笑。“你想什么呢!我最近在研制一种药,但是还没有人试验过,如果你能帮我”
    “我帮你!我帮!只要你不要说出去,要我试什么都行。”
    “好,我找了人明天会带来一瓶药,你每天一粒,可以帮你压低声线。”ρо①8м.Ⓒом(po18m.com)
    “带药?那他会不会”
    “不会,我只让他带来,不告诉他用途。”
    “好谢谢。”
    “那今晚,先睡吧。”谢清平走进洗漱间,没过一会水声就响了起来。
    尤梧坐在床上,根本不敢躺下去,如果谢清平之前没有戳破她的女生的那句话,也许今晚还可以将就一下,可现在就在尤梧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谢清平已经走出浴室。谢清平头发不算很长,头发在浴室里应该已经擦过,之前侧分的短发现在湿漉漉的垂在额前略显凌乱。水珠一滴一滴地落下,流过鼻尖,又划过下巴,从胸前的领口滚入,微微濡湿了胸前的衣襟。胸尤梧急忙闭上了双眼,脸颊微微发红,不敢再看。
    谢清平拿着毛巾又擦了擦发梢,翻出吹风机,回到卫生间将头发吹干。过了一会嗡嗡的声音停了,尤梧感觉床抖了一下,睁开眼,看到谢清平爬上了床:“关灯吧。”
    “好。”尤梧伸手按下开关,然后躺下。
    可不知怎的,明明开着空调,身旁的身体也清清凉凉,可尤梧却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地跳。
    “不想睡?”
    “啊!没,没有。”可过了一会儿,尤梧还是微微侧过头,盯着旁边的侧脸,“那,那个,我还是想问一问,你要我试验的,是关于什么方面的药啊?”
    “是关于性激素的药,这几天暂时不用,等你下一次月经结束。你不用太过担心,只是需要你用药后在我面前自慰,我只要做一些记录即可。”
    什么!他在说什么!他说的话我每一个字都听得懂,怎么连起来我就听不明白了?
    “我们以后每周五晚上进行实验。我每次实验都会给你一笔钱,如果你不方便也可以调整实验时间。”谢清平侧过头看着尤梧,“如果你担心你的处女膜,我不会插入,女性性高潮89%是来自阴蒂的刺激。届时我会刺激你的阴蒂,不会插入你的体内。”
    “刺激阴蒂?”
    “是的,你可以尝试一下,用你的手指抚摸挤压你的阴蒂,以获得性快感。”顿了一下,“尿道口的上方。”
    等到尤梧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手不知何时已经从内裤裤腰伸进去,食指触碰到了尿道口。“上方”手指往下一按,尤梧忍不住一哆嗦“恩”
    “第一次?需要我的帮助吗?”
    “可可以吗?”说完尤梧就后悔了,尤梧你在说什么!
    但很快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伸入内裤,拢住了整个阴阜,两只手指从阴道口划过,激起一阵颤栗。“你的巴氏腺液分泌的很快。”
    “不不要说。”
    “性语言刺激,也可以促进性高潮的到来。”
    也许是因为黑夜,触觉变得格外敏感,尤梧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一只手指挑起那处最柔软的地方流出的液体,涂抹在上方的小豆豆上。大概是一直营养不良,尤梧的胸几乎没有隆起,而下体也几乎没有什么阴毛。两只手指很快就找到了位置,轻柔的分开阴唇,另一只手指准确的按住了藏在中间的那颗小豆豆,上下来回轻揉。
    尤梧忍不住呻吟出声,呼吸也跟着那只手抚摸的频率开始急促起来。可这时,那只手指却突然慢了下来,只是绕着阴蒂缓缓地打着圈。
    “怎怎么慢了呀?”
    “嗯?是要刚才那个频率吗?”
    “嗯嗯,想要刚才那样,”尤梧咬了咬下唇,“快一点。”
    绕着打转的手指立刻又重新按住了那颗豆豆,快速地挤压、揉搓。很快,尤梧脑子一片空白轻叫一声,哆嗦着流出了一大股液体。尤梧微微喘着气,感觉到一只手越过头顶,“啪——”灯亮了。
    “起来吧,去洗一洗。”说完,谢清平就一只手微微抬起,向洗手间走去。
    尤梧立刻爬起来,回头看了看传单,还好起来快,床单没有弄湿,从抽屉里又拿出一条干净的内裤,走去卫生间。谢清平双手手指骨节分明,青筋微微凸起,正揉搓着手上的泡沫,看到尤梧走进卫生间,再次打开水龙头,细细冲洗干净。走出门说道:“用淋浴的莲蓬头冲洗,冲洗后用毛巾擦干。”
    “好。”尤梧迅速脱下内裤,将淋浴头摘下,两腿微微打开,将水流对着下体冲洗。刚刚抚慰过的阴蒂,还很敏感,水柱冲到的一瞬间,又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尤梧!你又在想什么,快点洗干净,回去睡觉吧!
    于是尤梧迅速冲洗完,换上新的内裤,将换下的内裤清洗干净,拿到阳台上挂起来晾干。
    忙完发现谢清平已经闭眼向右侧躺在床上,不知为何有些失落,但已经很晚了,也不容她多想。尤梧赶忙爬上床关灯盖上被子,只是听着身边轻浅的呼吸声,可不知为何久久不能入睡。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响起。
    “谢清平!给你爸爸开门!”
    (昨天晚上正准备发,结果手机砸坏了。今天下午刚去买了新的手机,晚上重新写。)
    --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