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页

      女神大人您看,这是我们村子的繁衍树,是这附近最茂盛的一棵银杏树,我小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里了,是不是很漂亮?
    艾达兴奋地快跑几步,领着她来到村子边一处开辟过的空地上。
    一棵巨大的银杏树生长在那里,四周用篱笆圈起来,旁边有两名村民正在除草。
    正值秋季,金色的落叶已经铺了厚厚一层,它大约有七八十年树龄,盘根错节,美得像一位静静安坐的耄耋老人。
    元菱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走上前,用手掌轻轻贴在老树干枯的树皮上。
    虽然树龄已久,但树干内木系灵力却非常活跃充盈,还隐含着浓郁的生命力,一种沉稳厚重的力量透过树皮和她产生联系。
    此时,一片金色的叶片飘飘摇摇,轻轻落在元菱掌心。
    仿佛这棵老树在轻声絮语,讲述村庄里的故事。
    她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枝丫上坠着一些苹果大小的木结,大约五六个,像是果实,如果不细看的话很不起眼。
    艾达在旁边一脸期盼地说:等到了明年春天,我们村就会多出好几个孩子啦,希望可以有妹妹!
    树要怎么生出妹妹,元菱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不过这片区域确实灵气充盈,兴许有灵脉经过。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元菱默念口诀,右手二指在眉间一划,一道金光在她瞳孔闪过。
    天眼开!
    天眼目之所及之处,天地万物一切可视。
    繁衍树下灵脉是没有的,不过抬首间,她在那几个木结里看到了什么东西在动。
    小胳膊小腿,小脑袋和小身体竟然是正在孕育的人类婴儿。
    养分正源源不断从树干输送到婴儿体内。
    ???
    竟然真的有妹妹!
    虽然还看不出性别,但确实是人类的孩子没错。
    为什么会长在树上?!
    元菱目瞪口呆、如遭雷击,仿佛人生观世界观遭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传承方式,这个世界的男人和女人还是正常的男人和女人吗?
    在她愣神的时候,石板村的村民们已经不约而同地围着大银杏树跪了一圈,他们表情虔诚,双手合十,眼里透着纯粹的期盼。
    虽然生活贫穷、困苦、朝不保夕,但人们还保有原始的希望,他们希望日子能变好,希望村子可以有更多人口,希望在世界上留下石板村的记忆。
    虽然是陌生的次元,但他们和修真界的百姓并没有什么不同。
    元菱看着不远处祈祷的人们,叹息。
    惟济世救民耳。
    回到村子时太阳已经开始西斜,年长的人在生火做饭,今天村里破例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大家兴致很高,不少孩子围在灶台旁流口水,粮食的香味飘出很远。
    村子不大,元菱沿着外围转了一圈,一路上,所有村民都对她行注目礼,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
    有的小孩子还坠在她身后,傻笑着一直跟随。
    可元菱笑不出来,她觉得这里根本不能叫村子。
    过去门派驻地下也有不少平民组成的城池,就算是辖地内最贫穷的村子,日子过得也比石板村好的多,他们至少有粮田、水井、鱼塘、织坊、学堂
    而石板村呢?十几间用乱石搭建成的漏风又漏雨的土房子,大家烧火做饭就是在露天环境,篱笆墙外的耕地没有任何保护,取水也没有水井,需要穿过危险的森林到河边去。
    伊丽丝奶奶的房子几乎就是他们最好的屋子了,有一面用木板打成的门,现在这屋子被全村人强烈建议让给她居住。
    元菱抚额:不了不了
    艾达带她转过一圈以后,拿上武器走到几个等候着的男人们身边,他们齐齐向元菱行礼。
    大人,快要天黑了,我们要赶着去巡视村子,请您和奶奶呆在一起。
    元菱目视这批人排队往森林里去,秀眉紧锁:日暮将至,为何现在出村?
    伊丽丝回答:大人,森林危险,他们要在天彻底黑之前巡视村子四周,保证附近没有动物的踪迹。夜间会起风,气味传出很远,粪便和吃剩的骸骨都会引来可怕的魔物。
    元菱远远望着那些男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而另一边,小队的男人们正在小腿深的草丛里穿行,艾达用树枝驱赶蛇虫,那把铁刀好好地绑在腰上,他不舍得用。
    而身后其他人也都拿上了自己最好的武器:石锹、石矛、石斧。他们比平时还要谨慎,不放过村子周围任何一点动静,凡是被动物抓挠、留下过气味的地方都要仔细清理干净、焚烧掩埋。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尊贵的女神大人留在了石板村,他们不再是孤苦无依的破烂村落,他们有了救赎。如果村子出现任何意外情况,那他们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艾达脸色微红,他在清理痕迹的时候还偷偷摘了不少野花,其他几名男人也是差不多的神情,他们手足无措、心猿意马。
    因为在女神这个身份之前,元菱还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小姐。
    昆伯勒大陆的任何一位男性都绝不允许一位小姐在面前遭遇危险。他们要给她力所能及的最好照顾,最好的保护。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