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页

      可就是这样的一只手
    却让如同小山一般的魔兽动弹不得。
    元菱用法术制服了魔兔,随后,又不知道从哪里召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剑。
    落雪飞花剑一出鞘,四周的温度似乎都低了一些,剑身宝光闪烁,无形的压力让众人不敢抬头,他们下意识跪伏在地,将额头紧贴地面瑟瑟发抖。
    元菱敛容肃穆,她将长剑竖于身前,以指拂剑默念口诀。
    五雷猛将,火车将军。
    腾天倒地,驱雷奔云。
    灵气顺着长剑缠绕周身,逐渐变成呼啸的罡风,形成一个圆形的漩涡。
    元菱就站在漩涡当中,孑然一身。
    队仗千万,统领神兵。
    开旗急召,不得稽停。
    魔兔仿佛感受到恐怖的危险,它疯了一样剧烈挣扎起来。但随着剑尖直指天空,一道惊雷劈下,滋滋雷电顺着长剑瞬间蔓延至四周,变成一个发光的牢笼。
    雷神急急如律令!
    最后一个字落下,刺目白光乍现,轰的一声巨响,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等到半晌后云舒风停,这巨大的动静渐渐散去,瘫倒一地的村民们战战兢兢睁开眼。
    那只一贯作恶多端,不知吃了多少人的魔兔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广袖少女仍负手站在原地,她黑发如瀑、白衣胜雪,连衣襟都没有乱。
    刚才还凌冽的罡风变得温柔似水,轻轻缠绕在她发间。
    最后一丝夕阳的余晖洒在她身上,和不远处的篝火交相辉映,仿佛柔软的爱意,仿佛神迹。
    艾达嘴唇嚅动几下,忘记了身上的伤痛,也忘记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所有人的内心无比复杂。
    这一刻:恐惧、敬畏、惊艳。
    一时间失语,还是离得最近的凯拓最先动弹,他扔掉了那把破犁耙,虔诚地双手合十:是魔法,是伟大的魔法
    而身后其他瑟瑟发抖的村民们也纷纷反应过来,是啊,女神大人会用魔法有什么可奇怪的!女神大人呼风唤雨、毁天灭地都是正常的!
    但他们都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神迹,早就被吓得浑身冷汗,孱弱的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
    他们唯唯诺诺,害怕稍微靠近一点就会惊扰到她,因此都徘徊在远处不敢上前。
    元菱转过头,看向狼狈不堪的村民们。
    魔法?她挑眉,随手一拂,清风很快将空气里残留的尘沙和烧焦味吹散。
    她语重心长道:不是魔法,是道家仙术,这二者可不能搞混。
    魔道和正道势不两立,修仙普及工作要从细微处抓起呀。
    望着元菱的脸,村民们虽然听不懂,但也纷纷点头。
    是、是。
    此刻女神就是天、是地;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在这场短促的战役后,除了艾达几个人受了些伤,其他人毫发无损。村民们很快从恐惧中恢复过来。
    借着月光和火光,一部分人去修缮倒塌的村子院墙,一部分人去处理魔兔的尸体。
    虽然还是一样的破败村落,但大家干得热火朝天的。
    元菱站在屋檐下看十几个男人合力将那巨大魔兔抬走。
    明明刚才还怕的要死,现在却一个个磨刀霍霍。
    大人,这种魔兔浑身都是宝,厚实皮毛可以取暖,牙齿骨骼能做成坚固的武器和工具,连铁刀都不怕砍,它们的肉能吃,脂肪还可以榨油,这一整个冬天大家都不用担心了!
    艾达身上裹着绷带,像个粽子躺在担架上龇牙咧嘴,我们平时不可能猎到魔兔,顶多捡到一两件骸骨,今天可都是托了大人的福!
    元菱瞥他一眼,缓缓道:伤成这样还能说话,看来你没有大碍了。
    艾达傻乎乎挠挠头:嘿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明明感觉快死了,大人给我喝了一碗水,立刻就精神了!
    元菱没说话。
    那是当然,毕竟上清道秘制的回春散,就算只是化在水里一小指甲盖的用量,那效果也十分惊人,恢复力可不是凡人能承受的,治疗个骨折挫伤的绰绰有余。
    几人配着她在屋檐下说话,不远处飘来肉类炙烤的香气,一些中年男人摆好餐桌,四周围着不少孩子。
    听闻有肉吃,这帮小家伙高兴地直跳舞,毕竟那么大一只兔子呢,足够全村人饱餐好几顿,连过年都没有这待遇。
    女神大人在村里真是太好了!
    元菱不用吃东西,就在屋檐下打坐,静静观察这些淳朴、原始的村民,艾达始终陪在她身边。
    等到人们吃饱喝足,大家又手拉手围着篝火跳起了舞。
    元菱望着那火光出神,没发现有个人走到了跟前。
    凯拓搓搓手,十分恭敬地鞠了个躬,中年男人眼光虔诚仿佛在看一个圣人:女神大人,太感谢了。您刚才不顾危险救了我,还治好了我侄子的伤,我、我根本没想到这份恩情比巨石还重、比峡谷更深,以后您有什么需要,一定要吩咐我去做!我一定会做好的!
    艾达在旁边也搭腔:叔叔,我也会帮上大人的忙的!
    元菱对他们的效忠示好没什么反应,她的关注点在其他地方。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