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页

      老人们都说,石碑是这魔兽森林的主人设立的规则,只要选择住在这里,就必须遵守主人的规定。
    大人,这里就是我们能走到的最远的距离了。
    元菱心存疑惑,她飞身跃至山坡,仔细端详石碑上刻着的古老文字。
    如狗爬状、一个也看不懂。
    你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吗?
    凯拓为难地摇摇头:村里识字的只有村长和艾达,大人,我们可以把文字拓回去让他们分辨。
    元菱正想从储物袋里翻出个文房四宝来,一个声音自耳边轻轻响起。
    【你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
    他的声音像大提琴低沉悦耳,好似远在天边,却又如轻风自来,离得那么近,她竟然完全没有察觉。
    这不就是她在森林里遇到的那团空气人?!
    元菱一把握住剑柄,猛地转身警戒四周。
    然而对方似乎全然不在意她的备战姿态,语气轻松地开口了。
    【石碑上是这片森林的规则,说的是:人类栖息于森林里,不可烧毁土地、不可在日落后活动、不可获得吃不尽的食物、不可拥有过多的人口、不可在范围外的地域生活,被魔兽吃掉的人即是献祭给了森林之土】
    元菱听不下去了,她面色不虞:皆是诳语!
    那道声音被打断也不生气,反倒轻笑起来。
    【既然你不喜欢,那就打碎它。】
    声音低沉喑哑,像是在哄她。
    明明看不见,元菱就是被这空气人的笑意惹得有些羞恼,她耳根一热,干脆利落地抬手掐诀。
    雷神急急如律令!
    轰的一声,紫色雷电从天而降,直接将石头从头到尾劈成了好几块,齑粉四溅,剩下的碎片也滋滋的冒着电光。
    这下是真的一个字也没有了。
    硝烟弥漫像是雾气扩散四周,元菱皱眉:你到底是谁?
    而这人却又像从前那样,悄无声息地失去踪迹,仿佛他从未出现过。
    *
    森林里的规则石碑被一道雷劈成了渣渣。
    凯拓人傻了。
    身后其他的村民也傻了。
    碎了满地的破石头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一贯被视若不可撼动存在的界碑在雷电面前脆得和草芥一样,还有什么比这更颠覆三观的吗?
    女神大人,这这这这这?凯拓结结巴巴,不知从哪里开口。
    叫人民不能吃饱、不能穿暖、不能扩大土地、不能获取资源,就算死去也是为森林填土,此等规则不遵守也罢。
    在修真界,这样的昏君坟头草早就三米高了。
    元菱拂袖转身,冷哼道:师尊教导我,身为修仙者,自该将匡扶正道、济世救民作为己任。今日我若视而不见,有违道心,未来修为必不得寸进。
    她说话的时候,意气风发,小队里的男人们一声也不敢吭。
    他们从未见过元菱动怒的模样,她一直都是温和有礼又游刃有余的,但此刻她小脸气鼓鼓的,眼角发红,侧面看起来却是真的生气了。
    凯拓愣愣地看着少女的背影,忽然感觉有点难以启齿的鼻酸。
    卑微得和蝼蚁一样的石板村民,他们蜗居一隅苟且度日,兴许哪一天,他们全村人都会湮没在森林里,没有人知道。
    但今天,却有一个少女怜惜他们不公待遇,悲悯他们凄苦生活。
    凯拓嘴笨,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但他们明白,谁也不会把元菱劈碎界碑的事情说出去,哪怕严刑拷打。
    *
    爱格伯特睁开眼。
    他还待在自己的城堡里,窗外是灰蒙蒙的夜。
    刚才,他又见到她了。
    他其实是想亲自毁了那块界碑的,没想到元菱会选择自己动手。
    有点可爱。
    想到少女微红的耳朵,爱格伯特微微垂下眼,嘴角勾起。
    什么情况,你是在笑吗?
    身边,悬浮着的水镜里出现一张大脸。
    白发红眼的青年瞠目结舌,夸张地露出一个你恐怕是在吓我的表情。
    天呐,我这一千年都没见过你笑,你知道你刚才那个表情有多恐怖吗?我瞎了我瞎了!
    执掌黑暗峡谷的魔王爱格伯特竟然在微笑,我敢保证,你的笑容要是被底下的属魔们见了,他们会马上逃跑的哈哈!
    爱格伯特瞥他一眼,声音有些无力:朱利安,你很聒噪。
    明明是你有求于我!白发青年双手叉腰气呼呼的。
    作为三大魔王之一,朱利安衣着华贵,他也身处一座古老城堡,只不过里头灯火辉煌,比爱格伯特身边要热闹许多。
    朱利安执着杯红酒,挑了挑眉:我猜,你刚才用意念见到的人就是你想找的那个人对吧?
    我的黑暗神啊!一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魔王爱格伯特,一座城的毁灭都不能引起你的注意,那到底是什么人?!
    爱格伯特轻叹一声:从你嘴里得到一个问题的答案怎么那么难。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