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页

      复制体和主体长得相同,甚至拥有主体的能力,从理论上来说从血液、外形到遗传基因都一模一样。
    同样的,复制体的思维、想法完全同步被主体控制,相当于多了一个100%信赖的克隆人。
    虽然你的魔法总量无边,但被分解掉一成,也是很可怕的数量了呢。
    爱格伯特已经检查过了材料,啪嗒一声合上木盒盖。
    他的眼眸平静:我只是需要一个长期可用的身体外出,并且实力不至于太弱。
    朱利安点头:这样说的话,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呢。
    这位老奸巨猾的魔王笑了笑,主动关闭了水镜。
    他没说的是,如果想要身体,爱格伯特大可以附身在高级属魔们身上,他们的实力一样强大,不会那么容易崩溃,且忠心耿耿不会背叛。
    朱利安叹了口气:哎呀~~爱情啊~~
    此后一整天,黑夜峡谷的魔王城堡里始终亮着灯火。
    魔王陛下大门不出,也不处理事务,从早到晚把?己关在书房。
    透过窗户上倒映的烛火,一道歪歪扭扭的畸形身形投在墙上;从门框的缝隙,属魔们可以闻到一种烧焦皮质的诡异气味,他们战战兢兢,却谁都不敢多言。
    半夜十二点,老式黄铜摆钟敲响,沉重的木门倏地一下从内部打开。
    站在楼道里的鹿角属魔们全部条件反射躬下身。
    余光里,他们看到一道拖着黑色披风的人影走至面前,旁边似乎还跟着一个身影。
    魔王陛下熟悉的声音响起:明天,我会派复制体外出寻找线索,你们就继续待在城堡里,一切照常。
    就算有契约规定,但魔王的复制体离开峡谷,应该不能算违背吧?
    他们下意识抬头,就看到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血红的眼睛沉默注视着,带来成倍的压力。
    1+1的恐惧感>2
    属魔们不敢细看,最可怕的是:他们根本分不清哪个是主体哪个是复制体。
    虽然心中有疑惑,但他们只能跪伏:是的陛下。
    陛下万岁,魔族永夜无疆
    第22章 大灰狼
    元菱其实不是要自寻死路。
    她在飞出精灵森林后不久就撕碎了传送符, 直接被符箓传到了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地方。
    这张符是元婴期的师尊画的,给亲传弟子保命用的。元菱一共也只有两张,轻易不想使用。
    但这种情况再不用她怕是要就地坐化了
    黑漆漆的夜色下,模样狼狈的少女以剑作拐, 缓慢行走在荒芜草原上。
    经过那么久的战斗, 元菱的道袍已经出现道道裂纹, 头发也凌乱地披散着, 原本的发带钗环都不见踪影。
    茫茫草原看不到头,远方灰蒙蒙的群山好像一直在那里,不管走多久都没有靠近的迹象。
    元菱一手捂着肚腹,走了好久终于还是扛不住跌坐在地。
    额头的冷汗打湿了头发,她周身灵气几乎耗干净,连丹田都隐隐刺痛, 一丝也挤不出来了。
    尽管虚弱至此,元菱还是挣扎着在身边布下简易的防御阵旗。
    她现在没有宗门可以依靠,万事只能亲力亲为, 也要处处小心才是。
    手臂、手背上的腐蚀伤不断侵蚀神经脉络, 带来锥心刺骨的痛。
    在雪白皮肤上深黑色的伤痕格外扎眼。
    元菱咬牙撕掉手臂处的衣服, 将药粉洒于患处,然后一点一点用灵气洗刷掉腐蚀的邪祟。
    再处理晚一分,邪气入体,修真者轻则丹田受损, 重则心魔缠身、修为再难寸进。
    疗伤的过程是很漫长的,且痛苦万分。
    等到元菱脱离危险,天色已经露出鱼肚白了, 她孤身在旷野坐了一夜。
    嗬抬头呼出一口浊气,少女望着满天繁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那些夜魔也不是元婴期大能的敌手,再凶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传送符撇得干干净净。
    她想到战场上碰到的那个可以隐身的魔修,对方可翻天倒地的手段真是叫人刮目相看,也不知是什么修为。
    元菱心中再次重拾信心:一定要修仙,一定要结丹、成婴,得证大道!
    修仙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一心求道的少女在原地又打坐调息了一个时辰,等她睁眼的时候,掌心握着的灵石已经毫无光泽,变成普通石头一枚。
    元菱将灵石埋在地里。她储物袋中这些必需品带的不算少,但耐不住昆伯勒大陆灵气稀薄,估计已经消耗不了多久了。
    而且元菱发现一件尴尬的事:她的法衣坏了,储物袋里没有可换的。
    本来,作为上清道的内门弟子,法衣簪环都有专人提供,每月按时送入洞府,自然不需要精英弟子们操心俗务。
    可元菱一无宗门、二无倚靠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破破烂烂、沾满灰土的外衫,和里头隐约可见的白色中衣。
    笑了笑,选择继续前进。
    草原并不是纯粹的草地。
    大部分是草甸子,其中还有一些砂石地、盐碱荒滩存在。
    偶尔能看到奇形怪状的植物在乱舞,长着尖牙的花盘散发诡异的香气,吸引沙丘里的地鼠去自投罗网。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