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页

      守卫们的杂乱脚步声逐渐消失。
    躺在地上的半人马一动不动,直到,一道很轻很轻的脚步在笼门外响起。
    哲罗姆微微睁开眼,他太熟悉羊角少年的脚步,这绝不是阿南。
    会到他这里来的,除了阿南,就只有那些可恨的驯兽师。
    他下意识握紧了拳头,将捆缚他的锁链攥在手心。
    黑暗里,传来拧动锁头的动静,啪嗒
    还有另一人的轻微呼吸声。
    两周前有名驯兽师喝多了酒到处发疯打人,信心膨胀进到了笼子里,被他撞成下半身瘫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敢靠近笼子。
    哲罗姆努力调转全身的力量直起上半身,他棕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大门,就等着有人进来就把铁链甩出去,一定会缠住那人的脖子!
    甩出去!甩出去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逐渐燃烧,变成一片火海。
    但还不能他付诸行动,外头那人进到了囚室里,等到她的影子逐渐清晰,哲罗姆手里的链条也掉在地上。
    他脑中的一片仇恨火海仿佛被什么东西瞬间浇灭。
    怎么会
    这是他的幻觉吗?
    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什么驯兽师,而是一位年轻、美丽的人族女性。她没有表露出其他兽类的特征,或许是其他种族也有可能。
    但女性他是绝不可能认错的!
    她雪白的皮肤、乌黑的长发,望着他的眼睛明亮温柔,沐浴在月光下美得像是天国的女神。
    哲罗姆双手紧紧抓着铁栏杆,就差把自己的脑袋挤出去了。可惜他身体魁梧,就算被虐待了半个多月之久也绝不是细细的栏杆缝隙里可以穿过去的。
    他下意识压低了声音,唯恐惊扰了她:您是谁?您怎么会在这里?
    他完全没把面前柔弱娇小的女性和阿南口中慈悲善良的大人联系到一处。
    在哲罗姆眼里,马戏团就是血腥恐怖的代名词,阿南怎么会拜托一位小姐去做这么危险的事呢!
    他想到什么,猛地吸一口凉气。
    难道您也是被他们抓来表演的?
    马戏团疯了么?确实,从来没有一位女性进行过马戏表演
    但如果是真的
    活人飞镖或者是更低级一些的跳火圈如果有兽人或人族的女性出现,恐怕凭借噱头马戏团就能大赚一笔。20个铜币,不、他们可以卖30个铜币一张票。
    用珍贵的女性换取财富。
    哲罗姆猛地一拍栏杆:可恶!!决不能原谅!!
    他棕色眼眸变得发红,里面燃烧的是熊熊怒火,哲罗姆紧紧盯着面前的女子:这位小姐您别怕,我们半人马是公认的可靠,您可以相信我、依靠我,我一定会保护您出去的!
    话是这么说,可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半个月没有进食,再加上接连不断的鞭打虐待,哲罗姆喘着粗气不断努力,但四只蹄子只是在地上徒劳地刨,稻草都被拨得零零散散。
    他用双手扶着铁栏杆,咬紧牙关想站起来,断裂后没有长好的蹄踝扭曲,旧伤挣开后又流出鲜血,想也知道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雄性保护女性的天性让他激发出超人的潜力,许久未有的求生欲爆棚。而面前那位小姐眉头一皱,似乎想要制止他:你别动了
    她话未说完,哲罗姆眼眸一瞪,他望见大门又一次被打开,这次进来的是一个高大强壮的影子。
    是个男人。
    他的面容隐藏在黑夜里看不见,但身上传来的侵略感十足的气息他是绝对能认出来的!
    这是大型食肉动物,是猛兽的气味!
    他就站在那位小姐的身后,挨得那样近。
    而面前的女性毫无所觉,直直将后背暴露在那雄性狼人的面前。
    哲罗姆直接奔溃了:危险!!!
    他是狼人小姐快跑!!
    半人马大吼一声,随即发了疯一样用力撞墙,他不惜将自己身上的伤口全部扯得崩裂,竟然生生拖着半残的身躯挣断了两条铁栏,挤出了半个肩膀。
    站在元菱身后的巴顿嘴角抽搐了下。
    他直接给了蠢马一个你是白痴吗?的眼神,走到囚笼边,徒手将铁栏拉出了一个恐怖的缺口。
    撞墙撞得满面血的哲罗姆:!
    *
    元菱在收到羊角少年的纸条后一直在犹豫。
    她在思考线索的真实性。
    其实看到面前血淋淋的活人飞镖转盘,她潜意识里已经认定了这个马戏团在做什么非人道的勾当。
    除魔卫道、当为己任。
    舞台上开始表演信鸽魔术,一个小丑到处哗众取宠。元菱没兴致看,她凑到狼人耳边:巴顿,麻烦你警戒,我要查看一下。
    他什么也没问:好。
    元菱闭上眼,她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将神识逐渐扩散。
    筑基期弟子的神识并不很强,覆盖范围不算广,且如果在场有金丹以上修士,她甚至会遭受重创。
    但好就好在这个马戏团并不大,总共也就三辆篷车和两个帐篷。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