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页

      他一遍又一遍,让自己不要忘记过去,让自己能一直走下去。
    角斗场养了几十个人,中年男人是唯一一个和他搭话的。
    这是什么字?我看不懂。
    是我的姓氏。
    对方很惊讶:你还有姓氏?!
    毕竟这些角斗士几乎都是没有家园的流浪人了。
    阿布低下头,手指在沙地上画出一笔一划:嗯,是一位很温柔的人赐予我的。
    那你可要好好记住了,把它放在心里。
    两人静静坐了一会,男人说:你想打进决赛后去找的人,就是那个人吧。
    斗兽场的角斗士都是自愿进来的,他们有的是走投无路的平民,有的是为了搏命的赌徒。斗兽场将他们培养成战士,承诺进入决赛后的丰厚条件:金钱、名誉、自由。
    男人的面孔在夜色中模糊不清:我的儿子生了重病,但是家里遭了灾,我们没了田地和房子,我需要钱。
    只要能进入决赛,赢一场就能拿到一百银币!
    这个金额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阿布是巨人,斗兽场给他安排的是精英战,他的对手通常是各种非人类,包括恶魔、蛇人、魔兽、魔花。他和这些流民参加的普通战撞不到一起去。
    阿布还记得那天晚上,男人畅想了很久的未来,仿佛那些美好的愿景已经近在咫尺。
    他们只说过一次话,他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几天以后的现在,那位父亲已经永远沉睡在了这里。他没有得到钱,得到的只是一抔混着血的黄土。
    阿布攥紧胸口的衣服,在心里呼唤她的名字。
    大人,大人我好想你。
    只要赢下去,我就能找到你。
    *
    从凤兰城逃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无处可去,竟然渐渐在难民营里搭建出了一片片小房子,形成了村落的模样。
    因为人口太多,鞑靼城害怕会造成暴/乱,只能允许部分人进城务工。
    这一部分流浪汉是被富商雇佣后才能带进城里去的,他们不能在城中过夜,到了时间就会被士兵赶出去。
    流浪们充当佣工,他们大多数穿着草鞋麻衣,衣衫褴褛、面颊瘦削,平时只是做一些搬货、卸货的苦力活,拿着一点点薪水勉强果腹,望着城里的住民时眼睛里都是绿光。
    就算是佣工,也不是所有流民都能当的。雇佣主们挑选的是身体健康又能吃苦的人,每天早晨当仆人来难民营选人,都有大批的流民挤破头。
    来水了!来水了!
    快去抢啊,晚了就没有了!
    当一队士兵推着装着大木桶的牛车过来时,几乎还留在难民营里的人全都爬了起来,拿着锅碗瓢盆冲过去。
    因为人数太多,每日都有士兵出城来派发饮水和少量粮食。
    即便这样,生活用水也是远远不够的。
    莱尔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小心翼翼捧着木碗往自家的棚子里走。棚屋破败,但里头被好好收拾过了,此刻躺着一名骨瘦如柴的老人。
    爷爷,喝水
    老人原本年纪不算大,但因为饥饿,已经瘦得皮包骨了。
    他看着碗里只有一半的水,珍惜地喝了一小口,随后就摇摇头。
    莱尔,你喝吧。
    少年擦了把脏兮兮的脸:爷爷,我再去小树林里找找,或许能有一些野菜。
    老人有气无力道:连树皮都被大家啃光了,哪里能有野菜呢。莱尔,快去求一求路过的大人,你还年轻,他们会乐意找你当佣工的,起码能有一口饭吃。
    爷爷少年鼻头酸涩。
    老人再一次陷入沉睡,莱尔将碗小心翼翼压在石头下防止水分蒸发,自己抱膝坐在棚屋门口发呆,等着或许有好心人能给他一份工。
    真饿呀想吃爷爷做的炊饼,还有香喷喷的野菜粥。
    时间长了,莱尔感觉口中干涩异常,渴得喉咙都要烧起来。
    他浑浑噩噩,忽然听到耳边有一道不太清楚的女声在说话。
    五帝五龙,降光行风。广布润泽,辅佐雷公。五湖四海,水最朝宗。神符命汝,常川听从*那声音如冰凌玉碎,特别好听。
    难民营里是不可能有女性的,莱尔瞬间清醒过来。
    他腾一下站起来四处寻找,但周围入眼的全是又饿又渴的流浪人,哪里来的年轻女性呢。
    莱尔觉得自己是太饿出现了幻觉,连忙低下头狠狠拍了两下脸。
    怎么还能有这样的幻觉年轻女性什么的,不是他这样的人可以肖想的。
    少年抱膝看着地下爬来爬去的蚂蚁,忽然,他看不见了。
    因为头顶有一大片乌云忽然飘过来,遮挡了太阳光,四周漆黑一片,伴随轰轰的雷声,大风骤然袭来,带来潮湿的雨汽。
    莱尔大张着嘴,站在风里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啊
    明明几分钟前还是烈日炎炎!
    还是旁边棚屋的大叔招呼他:莱尔你发什么呆,要下雨了,下雨了!!!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