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页

      别怕,我来了,没人再欺负你。
    她轻轻抚摸男性巨人脑后毛茸茸的头发。
    阿布轻轻闭上眼,把脑袋靠在她腰间,满心都是依赖和信任。
    那管事嘿嘿一笑,既然是一位年轻的小姐开口了,那我们就考虑考虑
    他伸出胖手,比了一个数字。
    双方用眼神议价暗示了一番,因为阿布几乎进入冠军赛,他的身价绝对不低。
    元菱终于看懂了对方的意思,她坦然道,我没有铜币。
    话说出口,四周的人全都一愣,那管事面色也难看起来。
    您的意思是
    我只有这个,换你们放了阿布。元菱伸出左手,你们收也罢,不收也罢,我都一定会带他离开。
    管事皱着眉,从元菱的语气里听出了强硬的意味。
    他见面前的人类女孩张开十指,一只白色的纸蝴蝶翩翩飞起,绕着她转了一圈后竟然主动向着他们这里飞过来。
    几个管事连带四周的观众全都看呆了。
    这个世界憧憬魔法,但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别致的魔法道具!那胖管事一把抓住纸蝴蝶,嘿嘿笑着:现在他是您的了,小姐。
    一个半死不活的巨人,和一个看起来就很昂贵的蝴蝶!
    元菱面色严肃:很好,那现在请放我们离开吧。
    胖管事双手攥着蝴蝶,把旁边想偷看的人挤到一边,他指了指斗兽场的大门口,生怕她反悔:您请。
    众目睽睽下元菱不想拿出丹药,她将灵力悄悄施加在双手上,硬是把重伤的巨人半拖半抱了起来。
    阿布难堪道:大人,我很重
    嘘,别说话。
    他们两个相互搀扶,一直远离了众人的视线。但幸好的是,他们的目光都被魔法道具吸引,没有一人再关注巨人了。
    就算有些人好奇这凭空出现的少女,等到回头时,她也消失无踪。
    地下斗兽场外是一道一路向上的地底隧道,应该是临时建造的,周围的墙壁还不断有砂石漏下。
    他们没有停留,等到一直走到地面,元菱才施了一个防御隐身系阵法,坐下为阿布疗伤。
    他伤得真的太重了。左手臂完全扭曲,眼睛差一点失明。她的伤药洒在那狰狞翻开皮肉的伤口处,露出底下层层叠叠愈合的旧疤,不知道有多少。
    元菱愣了下,轻轻伸手碰了碰他裸/露的肌肤:阿布,我一直没有机会说。那天夜魔攻击精灵部族时,谢谢你保护我。
    男巨人脸一红,只能将头脸藏在双臂之间,他的声音很低很轻:大人,我保护您是应该的。可是为了我这样的人,您竟然付出了那样灵巧的宝物。我不值得
    元菱勾勾唇角:那只是一个传音蝴蝶,根本不是法宝,过几天没有了灵力就会变成普通的纸。这种东西炼气期的弟子随手都可以做一堆,就让他们当宝贝供着去吧。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铁灰色的小东西,阿布,这个护身符是给你的,希望我送的不是太晚。
    阿布傻傻抬头,那枚小小的铁片静静躺在他掌心。
    凉凉的,带来沁人心脾的感觉。
    他的头脑从没有哪一刻是如此清醒。
    阿布闭上眼,睫毛颤动:大人我将永远属于您。
    不论白天还是黑天,沧海还是桑田。
    她还以为他说的是角斗场帮他赎身的事,再看看巨人满脸是伤可怜的模样,元菱想了想,伸手顺顺他短短、卷卷的头发。
    乖、乖。
    作者有话要说:
    元菱:憋说话。
    第45章 光明村
    四周是贫瘠的戈壁, 入眼能看见的只有零星稀疏的草木、乱石,没有一点人烟。
    因为拖家带口还拉着名伤员,为了尽快恢复灵力,元菱不得不冒险在野外打坐。
    不远处古老的自然神庙只在地表露出一个尖尖, 远看时像某块尖锐的石头顶部。
    其余的部分全部埋在地下, 如果不是有人工挖出来的地道, 恐怕谁也不知道底下是这样一座恢弘的建筑。
    元菱盘膝坐在地上五心朝天, 周围空气中的灵力以肉眼不可见的形式徐徐围绕着她流淌,像点点跳跃的萤火虫,然后缓缓浸入四肢百骸。
    如果有任何一名魔法师在此,恐怕都会惊讶,此刻围绕在元菱身边的灵力点,远超戈壁荒滩里应有的浓度。
    元菱进入了玄之又玄的境界, 明明周围连个聚灵阵都没有,她却好像感受到汹涌彭拜的灵力潮涌来,温柔又包容, 经脉中郁结许久的结节被冲开, 灵力奔涌流动。
    耳边整齐、厚重的吟诵声音越来越大, 她深呼吸一口气,透过古老残破的神庙,似乎看到了过去众多信徒朝圣的盛况。
    人们互相祝福,在农活结束后相约来神庙祭拜女神, 他们祈求风调雨顺、河水丰沛。
    只是后来这样的画面越来越少,等到最后一名信徒死去,神庙孤独的寂立在这里。
    她好像独自等待了很久很久, 久到草原变成了戈壁,绿意退化为荒滩。
    耳边似乎有人低低叹息了一声。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