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页

      阿麦不敢相信似的抬头,见河边生长的那棵酸枣树,本来通体绿油油长满了茂盛的树叶,此刻最顶端竟然冒出了一个小小的果实,散发柔软的白光。
    在那一刻,它从普通的果实成为了新的繁衍树。
    它会承载新的生命、新的希望,和新的未来。
    这个连死亡都没有打倒的中年男人,竟然就那么跪在地上痛哭起来。
    第46章 人马族
    在平顶草原上, 有一些蒙古包样式的毡房,远远望去就像一排排小蘑菇。
    昆伯勒大陆的游牧兽人们大多都是住在这种建筑里,毡房方便打包和携带,可以跟着牛马羊走到草原的每一个角落。
    但游牧兽人没有城墙, 当危险来袭时, 他们只能选择放弃这块草场逃离。这也导致夜魔活动轨迹增加后, 他们的领地越来越少。
    在这片蘑菇毡房不远处的山坡下, 一名雄性半人马兽人哒哒哒跑了过来。库伯是一匹黑马,从赤/裸的半身一直到双臂都画着粗犷的红色图腾,他的四蹄矫健,马身上还披着软甲之类的衣饰。
    还没到营地,库伯就扯着嗓子喊起来:族长,西边草原上徘徊的夜魔群撤退了!
    不少族人从毡房里探出头来。
    你是说真的, 库伯?你亲眼看到了?
    是真的,我看到它们往黑山那边去了!
    太好了,这片草场保住了, 我们暂时不用再迁徙了。
    有一些小马驹藏在父亲身后, 此时都活泼地跑了出来。他们围着毡房嬉戏, 小小的马蹄溅起细碎草叶。
    不少成年人马开始拆除布置在营地周围的防御设施。
    每十米就有一个陷阱,里头埋着尖刺,还有各种用魔法道具设置的木头障碍,而这些对于夜魔来说不过杯水车薪。
    一匹身材不算高大的白色半人马朝山坡下走去, 库伯凑上去,亲密地用身体蹭对方的马腹。
    半人马和精灵一样是母系氏族。
    这匹白马不仅是族群的族长,也是库伯的妻子。
    她上半身穿着件贴身织物, 露出修长健美的身体,个子不算很高, 虽然年纪不小了,但面容依然英气四射,长长的白发编织成鞭子,垂落在胸前。
    蔓迪对年轻丈夫的嬉闹十分宽容。
    她黄色的眼睛仿佛看破一切:夜魔不是撤退,而是找到了新的目标。
    她指着远处黑色的山,那是什么方向?
    库伯想了想:穿过黑山再走过一段路,好像就是人类的几座大城。
    人类,哲罗姆就是被人类捉走的。蔓迪高高扬起前蹄,命令道,走,把铺盖卷了,我们去看看夜魔到底想怎么样。
    如果说一只半人马,是队列里英勇的前锋。
    那么一群半人马,就是恐怖的重骑兵。
    他们的铁蹄踏起尘埃,一整个族群同时出行时好像有千军万马奔腾,连大地都在震颤。不必怀疑,手无寸铁的人会被马蹄整个踩死。
    元菱被名叫阿乙的魔族带着快速前进,他用的是魔族的天赋技能,类似魔法里的瞬移。但因为携带的乘客过多且重(阿布体重大约有200+),一次就只能瞬移三十米左右。
    因此他们的身影就断断续续卡壳的胶片,从黄沙戈壁一路转移至绿野草原。
    在走到半路时,阿乙忽然停下了。
    元菱:怎么?
    很快她就感觉到了从山坡那侧浩浩荡荡扬起的尘埃,还有那轰隆隆雷鸣似的脚步声。
    是的,脚步声。
    一群全副武装的骑兵走在最前,他们全部穿戴银色盔甲,手持锋利沉重的长矛。在骑兵后头跟着的是普通打扮的人民,还有未成年的小矮马。
    元菱三人几乎被人马族包围了,阿乙拱起脊背,仿佛警戒似的浑身都长出了刺。
    一名白色毛发的半人马哒哒哒走到他们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对方的面容被偷窥挡住,只能看到一双审视的视线。
    魔族、巨人和人类?
    蔓迪轻轻嗅了嗅,语气柔软了几分,你身上有哲罗姆的气息。
    我是半人马族的族长,你可以叫我蔓迪,这位陌生的小姐,很高兴见到您。
    元菱有些意外对方的敏锐,但还是撩开斗篷行了一礼:族长您好。这是我的两位同伴,我们正要赶往凤兰城,哲罗姆也在那里,请您不要忧心,他现在很好。
    蔓迪满意地点点头:真是聪明美丽的小姐。
    浩浩荡荡的人马族轻而易举将三人纳入了自己的包围圈一起行动,他们调转方向,马蹄扬起草原上的尘沙。
    一路上,元菱和半人马族相谈甚欢。
    她也了解到一些事,比如:
    哲罗姆是蔓迪的儿子,库伯是蔓迪的丈夫,但库伯并不是哲罗姆的父亲,二者甚至差不多大。
    元菱摸着下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或许她还不够了解昆伯勒大陆。
    人马族全员脚力,在这个前提下,他们比魔族瞬移前进的更快了。
    阿布抱着双膝,坐在三匹人马拉的板车上,表情有些呆滞。
    而元菱则是乘坐的更高规格的八马马车,车厢里甚至还配了饮水和食物。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