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页

      他不受控制地走过去,轻轻扶住她的肩膀。
    苏安,节哀。
    女孩压抑的哭声传进他的心里,她咬住自己的手腕,发丝间露出来的耳朵发红。
    维尔斯觉得很悲伤,毕竟那是他的亲哥哥。但他看到自己身边脆弱纤细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出了一丝可耻的庆幸。
    *
    苏安和贝西莫谈恋爱谈了五年,没想到新婚一年,丈夫就车祸身亡,他们甚至没有自己的孩子。
    她不愿意继续住在过去的房子里面对曾经的回忆,就搬了出来自己租房子。
    租房离公司不远,下班后她会到认识的小酒馆喝一杯。
    按理说,她已经恢复单身,公司里追求她的男性不少,但苏安全都拒绝了。
    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苏安心里难过,因此多喝了两杯,连走路都有些发颤。
    高跟鞋卡在下水道井口,她整个人往旁边差点摔倒。
    所幸胳膊及时被一只手扶住,苏安抬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贝西莫?
    英俊的男性精灵穿一件考究的黑西装,他长长的金发在脑后扎成一束。在这个社会精灵是很受欢迎的种族,走在路上八成的女人都在看他。
    对丈夫的思念压垮了苏安的理智,她用尽浑身力气扑上去,纤细的胳膊死死搂住男人的脖子。
    脸颊贴到他脖颈微凉的肌肤,苏安舒服地叹息一声:贝西莫,我好想你,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维尔斯没想到他梦寐以求的拥抱竟然是这种情况。鼻尖是女人馨香的发丝,她温热的身体在自己怀里,那么近。
    维尔斯厌恶自己和哥哥极度相似的容颜,但是此刻,他竟然又如此庆幸。
    他强迫自己拉开她的胳膊:苏安,你喝醉了。
    失去理智的女人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我没醉!贝西莫,你带我回家吧,我好想你。
    这是在马路上,人流众多,来往的人已经频频四顾。
    维尔斯低低叹了口气,然后将女人打横抱起放进了自己车里。她轻得好像一片云。
    租房的钥匙是在苏安包包里摸到的,但是墙上的灯他是真的找不到。
    维尔斯单手在墙上探了几下,另一只手搂着女人的腰,哄着:苏安,开关在哪里?
    女人挂在他身上,呼出的热气扑在他脖子上。
    灯?
    什么灯?
    苏安头脑昏胀,她睁开眼,在朦胧不清的夜色里,看到一张心心念念的脸。
    他的鼻梁、他的眼睛、他的嘴角,都和记忆里一模一样。
    她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双手捧住对方的脸颊。
    贝西莫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被他捧住脸的男人试图往旁边挣脱,苏安越来越生气,直接扑上去咬住他的嘴唇。
    他很高,她需要垫脚才能够到,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她整个人都挂在对方身上。
    他起先还有些笨拙的挣扎,想要把她拉开,但几秒以后好像放弃了似的。
    他一只手扶着她的后脑,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将她更深地按向自己怀里。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合,紧到苏安能感受到久违的炽热,还有男人身体越来越突出的部分。
    他热情地无以复加,她觉得自己乘上了一艘小舟,在无边的浪潮里翻涌。
    宿醉加运动,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苏安感觉浑身都要散架,头也快炸了。
    她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看到一堆朋友的未接来电。
    【昨天抱你回去的谁啊?超帅。】
    【你有男朋友啊,怎么从来不提。】
    苏安揉了揉太阳穴,好像想起了什么。
    她坐起来,看到露出被子的身体满是痕迹,从手背一直到肩膀、脖颈、下颌
    一个男人从洗手间出来,上半身白皙紧实,下面还穿着昨晚的西裤,但是不知道遭遇了什么已经皱皱巴巴。
    他递过来一杯水。
    苏安愣愣接过:贝西莫?
    男人眼睛一暗,他坐在她身边低声:苏安,我是维尔斯。
    昨天他们睡了。
    她,和她丈夫的弟弟。
    换成我,就不可以吗?男人红着眼。
    但苏安把水泼到了对方身上,并听到自己说:我永远都不要再看到你。
    *
    如果可以回到那天,维尔斯一定会做出相反的行动。
    醒来的时候,他靠在墙边站着,一手握着女人的胳膊。怀里的生物在平时那么美丽柔弱,现在喝醉了却好像小怪兽一样。
    她差点要咬破他的嘴唇,动作凶猛得不像是接吻,反倒像打猎。
    维尔斯目光微动,下一刻却紧紧抱住怀中人的腰。
    他会后悔,但从来都不是后悔亲吻了她。
    重来一次的激情没有退却,压抑多年的渴望无限释放。在第二次释放时苏安狠狠咬在他肩膀上,维尔斯安抚着摸她的头。
    第二天,他就在旁边等她醒来。
    女孩的眼神还有些朦胧:贝西莫?
    他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苏安,我回来了,我很想你。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