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性情中人(h) ρō壹㈧sf.cōм

      他迅速地脱下衣服,性器如脱离束缚的小兽,弹跳在钟意的大腿上,钟意抬起脖子,打量着他胯间凶猛的事物,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她还是觉得有点过于夸张了。
    摸到套子熟练地戴上,一只手拨开阴唇,扶着性器就往里挤,龟头进了一半就开始寸步难行,盛慕一皱眉,是前戏还没有做够吗?
    他耐心地按住阴蒂揉捏,一口气到底,钟意似是痛苦又欢愉地叫出了声:“你慢点啊。”
    “慢不下来。钟意你还没有回答我,以后再也不许为别的男人浪费情绪了好吗?”
    “唔唔、好。”她胡乱地点着头,盛慕一插得她太爽,大脑开始被快感征服,“啊啊、盛慕一,不要……”
    “不要什么?不要这样?”
    龟头故意顶着某个凸起的脆弱碾着,甬道阵阵收缩,把阴茎绞得死死的,盛慕一吸了口气,用力地拔出又撞进去,如此反复,钟意身体随着撞击上下颠晃,乳涛汹涌。
    大量的春液随着交合的律动流出,拍击的肉体带上了淫靡的水声,身下床单染成深色。
    “不、不行了,啊啊啊……”钟意绷紧了小腹,盛慕一红着眼从她身体里退出来,热液汩汩流出。
    盛慕一给她翻了个身,拉起她的上半身,捏住她的下巴亲吻,房间里的空调仿佛失去了作用似的,两人身上都出了一层湿润的薄汗,手掌握住她的乳波,湿滑细腻。
    等她流水结束,再度深深插入,钟意漂亮的蝴蝶骨似要飞出,腰下凹成诱人的弧度,圆臀挺翘,一下一下地吃着他的阴茎,像一张贪心的小嘴。
    钟意身体软得像是没骨,“嘤嘤呜呜”地叫着,盛慕一放开她的乳,她就跪趴了下去,秀脸埋在绵软的被子上,声音蒙了一层纱布。
    抽插了百来下,听到钟意的叫声攀到高处,他放开精关射在湿热的小穴里,抽出来时水液喷了出来,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流淌。
    换上第二枚套子,钟意翻身平躺,涂着艳色指甲油的脚踩在盛慕一胸口,他胸前汗珠流淌,脚心在凸起的硬豆上摩擦了几下,腿间春色撩人。
    带着醉意的美目在他脸上逗留片刻,扫过他宽阔结实的胸膛,当时她在那个阴冷嘈杂的底下拳击馆被人群推搡,差点摔倒,就是被他给拉着胳膊,护在怀里,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回响:“女人不可以在这里逗留太久的。”
    耳朵贴着他的胸膛,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搏动着,竟然生出几分怦然心动的感觉。
    脚掌往下移至腹肌,块垒分明的肌肉绷紧了,纹路在脚下清晰起来,男人沉重的呼吸在脚下起伏。
    钟意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并且问了出来:“盛慕一,你是不是喜欢我?”
    盛慕一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握着女人的脚背,粗粝的指腹轻轻摩挲着滑嫩的皮肤。
    “喜欢啊,你难不成真的觉得我是因为缺钱,才决定找个富婆包养我吗?钟意,”他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你今晚喝醉了,也许明天你就会把这些事忘掉,或者记得也不会当真,但是我希望你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
    钟意懒散地调整了一下身体,浑身散发着令人着迷的媚态:“那你以前怎么不说?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喜欢这件事,有时候真的没办法坦然承认,我不仅仅是周家养子那么简单……不过快了,等我把周家的事都解决完,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拒绝我。”
    借着你喝醉了我才能吐露心情,借着你明天什么都不会记得我才敢坦然相对,借着你此刻完全属于我,我才敢肆无忌惮。
    他虚握着钟意的脚,踩到自己的性器上,半软的事物几乎立刻有了反应,在她脚下变大变硬,顶端吐着透明的液体。
    脚上沾了润滑液,一股淡淡的桃子的味道,他从她莹润的脚趾开始吻起,一路舔至大腿根处,钟意眯着眼,脚掌在床单上蹬出享受的痕迹。
    男女交织的暧昧声响一直持续到后半夜,盛慕一看着空掉的盒子骂了一声。
    人算不如天算,力有余而套不足。
    早就疲惫不堪的女人软软地抱住他的胳膊,额头在他肩膀上轻蹭,猫儿一样:“慕一,好难受。”
    “哪里难受,高潮没有泄出来吗?”
    实际上她已经泄了好多次了,空了好几杯水。
    “嗯……身上难受,想洗澡。”
    盛慕一把空盒子扔到垃圾桶,看来今晚只能到此为止了。
    他抱起钟意到浴室,一边放水一边给她按摩酸软的大腿,洗澡时用手指又让她泄了一回。
    钟意筋疲力尽,靠着浴缸就睡了过去。
    ————
    可以放心吃肉,不会有虐。文笔有限,尽量把复仇部分写成爽文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