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地下拳击场 ρō壹㈧sf.cōм

      盛慕一把女人的娇躯紧紧搂在怀里,深深嗅了一下她的发香,与她一起入眠。
    钟意醒来就感觉到一根火热的事物顶在腿心,她躺在男人遒劲有力的臂弯里,睁眼就是他蓬勃的肌肉,平稳而沉重的呼吸喷洒在她头顶,突显出男人巨大的存在感。
    抬头就能吻到他的喉结,清晰锋利的下颌线,自然紧抿的薄唇,高挺笔直的鼻梁,紧闭的双眼上两排浓密的睫毛,眉骨稍高,眉形如剑。
    想起来男人颇具迷惑性的眼睛,她一时有些迷茫,当时吸引她驻足观赏那场拳击赛,以及后来不由得同情关心他,以至于发展到包养关系的理由到底是因为什么……
    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口,通往一个不为人知的地下世界。
    这里阴冷潮湿、嘈杂喧闹、血腥暴力,充斥着令人不安的躁动因子。
    钟意拉紧了卫衣帽子,本来是陪着小蜜一起来找她男朋友的,结果现在跟她走散了。
    旁边的擂台爆发出一阵欢呼,双眼赤红的男人们有兴奋的,有暴躁的,钟意抬头看过去,一张俊俏的男人的脸映入眼帘。
    更吸引钟意的是他那双眼睛,在这样见不得光的地方,竟然透着少年一般的澄澈透明,似乎是误入了沼泽地的小兽,懵懂不知险恶。
    但是当裁判宣布比赛开始时,他的眼睛立刻就变了,和他凌厉的五官融合在一起,变得狭长而锋利,勾人心魄的丹凤眼。
    全身的肌肉都被调动,叫嚣着要冲破束缚,把体内积蓄的力量统统都释放出来。
    人来人往推挤着钟意,脚上的白色小皮鞋也不知被谁踩了一脚,而她却浑然不觉,看着他和对手挥拳,似是要置对方于死地一般,凶狠、不知疼痛。
    比赛结束,男人胜出,对方浑身血淋淋的,哀叫着被抬下去。
    人群散去,新的一轮比赛又开始加注了,钟意看不到男人了,才回过神来,口袋里手机震动,是小蜜打来的。
    “我男朋友找到了,你快出来吧。”
    她是来陪着小蜜来找她男朋友庄也的。
    庄也不知是缺钱还是怎么的,竟然跑过来打黑拳,平时他在学校里训练或者比赛,受一身伤小蜜就心疼死了,结果这二货居然还跑出来干这种危险的事。
    钟意找到小蜜时,她一边哭一边数落庄也,庄也靠着墙低着头任她发泄,忽然他身体前倾,小蜜吓了一跳,伸手接住他。
    “钟意,钟意,他昏倒了,你快帮帮我。”
    庄也块头大,身上都是实打实的肌肉组织,小蜜那小身板根本撑不住他。
    钟意赶紧过去,小蜜叫来的出租车司机也跑过来帮忙,架着人进了车里。
    小蜜看到他手里紧紧捏着一迭钞票,又忍不住骂了起来:“傻逼,二货,谁稀罕这点臭钱了,都说了不用准备太贵的礼物,心意到了就行了。”
    庄也躺在后座,钟意就进不去了,她安慰着小蜜:“你先送他去医院,我再打车。”
    等出租车尾灯消失,钟意裹紧了外套,听到身后一声响动,回头看到通往地下拳击馆的巷子口处的垃圾桶倒了,一个黑黑的人影扶着墙艰难地弯下了腰。
    钟意打开手机手电筒,走过去,男人抬头与她对视,漆黑的眸子里隐忍着痛意和防备。
    是她在擂台上看到过的那个男人。
    男人额头的伤疤崩裂开,一滴鲜红的血液顺着眉骨流下,洇湿了他的眼角,卸去了擂台上的狠厉之后,他看起来丝毫没有攻击力。
    “你还好吗?要不要去医院?”
    有庄也在前,钟意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能不管。
    “不、不用麻烦了。你能不能送我去附近的宾馆,有点走不动路。”
    他抬头吃力地抬头看着钟意,那双眼睛在手机微弱的灯光下清朗透明,令人卸下防备。
    男人只是扶着她的肩膀——本来她也是一米七五的高个子,但是在这个男人眼前竟然显得娇小,肩膀在他的大手下也瘦弱起来。
    他捂着心口,走得缓慢,口袋里一迭红色的钞票露出,钟意实在忍不住了,指着他的口袋提醒道:“快掉出来了。”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哦哦。”
    然后把从衣摆下面露出来的松散的腰带给塞了回去。
    钟意:“……”
    我不是指这个哎,傻子。
    钟意从庄也身上找原因,觉得像这样缺钱的人,哪怕是几百块也是非常重要。
    于是便直接伸手帮他把钞票往里面推了推。
    男人看着她素白的小手做出动作,狭长的眸子微迷,一只手把钱掏出来,弹了一下,语气有些沾沾自喜:“谢谢姐姐,这里面有八千块呢!”
    钟意嘴角抽了抽,她和小蜜都是从小到大不缺钱的人。庄也为了送小蜜一件能拿的出手生日礼物,不惜铤而走险在那种地方打拳。对于小蜜而言,她从来没觉得庄也贫穷过,钟意也从来没看不起过他,相反,钟意很赏识像他这样肯努力上进的人,未来不愁养不起小蜜。
    所以,这个像看起来精壮厚实,却有一双颇具少年气的眼睛的男人,又是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