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世(112-113)叶彦,你来闻闻我

      锦月整个身子无力酥软的跌进浴缸中,陈景凡趁着她的身子在水下迅速的将她花穴中被他射到很深处的东西抠挖出来,期间又让锦月爽的颤抖不已。

    而陆远完全不知道就在刚刚,在他的眼前,他的女人被一个看不见的男人给操尿射尿了,他只以为浴缸中的白浊是女人的骚奶水,淡黄的尿液是她自己失禁的液体。

    他看着瘫软在浴缸里面的人,无奈的唇角轻扬:“月月怎么骚成这样,现在只是吃鸡巴月月就骚到能尿出来了吗?”

    陆远说着,将女人从浴缸里捞了起来打横抱着,他叹了口气说道:“月月都把浴缸水弄脏了,看来只能去麻烦叶彦大半夜的重新给月月洗遍澡了,不过我想他肯定会很乐意的。”

    “嗯…就是月月今天晚上想要休息的想法怕是不能实现了呢。”

    锦月此时哪里还有力气反驳回复陆远,只能乖乖的被男人抱到了叶彦的房间去,重新“洗澡”。

    陆远抱着锦月出去,浴室的门合上,浴缸里面的男人过了一阵后才缓缓的现了身。

    浴缸中出现的男人此时微微闭着眼睛头靠在墙上,他就那么泡在那一池混合着乳汁淫水尿液精液的浴池中,也不知道是在冷静还是在回味刚才发生的一切。

    被陆远带到叶彦屋子里后锦月当

    然没能享受到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息,也没意外的惊动了顾彬和绥明,锦月又被这几个男人折腾了个惨。

    本来在浴室中就被长时间且激烈的做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到了这几个精力旺盛的人身下,锦月觉得自己到最后都没能被做晕真是要靠她自身的体质!

    深知她在下界遇上的这些一个个的在床上都是些什么德行,对于陈景凡除了心里暗暗骂了几遍却也没怎么怪那个人。

    不过她身子都给了,当时答应让她问的那些问题可不能忘掉!

    当然,这些都是在第二天下午锦月醒来后才能想到的了。

    她是在叶彦的房间醒来的,屋子里面此时一个人都没有。

    她默默躺了一会,感受了下酸疼的身子,平静的脸上隐隐有崩掉的迹象。

    那几个人每天都要来就不怕精尽人亡吗!

    她以前可是查过的!

    会肾亏的!

    锦月深呼吸几口气。

    习惯了,她真的要习惯了。

    又在床上瘫了一会,感觉到饿意后默默叹气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

    身上盖着的被子滑落,露出莹润白皙的身体,美好的身体上面还留下着浅淡的痕迹,那已经是休息一晚后消下去的印子了,如若在刚完事的时候去看,她的身上没意外会全是男人们留下的深紫印子。

    而起身坐在床上的女子却没下床,反而抬着自己的胳膊这里闻闻那里闻闻。

    但除了沐浴后的清爽和她自身身上淡淡的香味,没有闻到其他奇怪的味道。

    锦月摸着下巴疑惑,不信邪的继续去闻。

    陆远当时就说她身上有什么气息,也说过不止一个,昨天又听到陈景凡说,更让她在意不已。

    明明这个世界才见面的人却说她身上有他留下的气息,这不禁证实了这些人在前面她去过的世界里也跟她在一起过。

    而且,标记……

    锦月想到他们说的标记脸就不由得有点红。

    若是她没总结错,他们给她上标记的方式就是要尿在她的身体里。

    想到这个她就羞得不想再去深想,而这个时候房门也正好响了起来。

    叶彦单手插兜走了进来。

    一进来就看到浑身赤裸坐在床上的女人,盖着的被子已经滑下,半遮半盖着那诱人的身形,让叶彦呼吸一重。

    而女人此时正抬着胳膊闻着,不知道是在干什么。

    叶彦走上前去,“醒了?”

    “嗯。”听到声音,锦月回过头来,仰头看着站在床边的男人。

    “饿了吧,起来吃点东西。”

    锦月点了点头,却是没动,她把两只胳膊抬起来伸向叶彦,看上去像是要抱抱的样子,可软软的声音却说,“叶彦,你来闻闻我。”

    叶彦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俯身紧紧的抱住了她,同时温润中含着霸道的吻便落了下来,把锦月之后的话语全部堵了回去。

    “唔唔…不是…嗯…”

    锦月的话没能说出来,被男人压在床上狠吻了一气才放过她,粉嫩的唇瓣被吻的变得红润又有色泽,看上去更让人想要采摘。

    男人此时压在她的身上,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一只手还在她的奶子上面慢慢的摸揉着,像是在玩弄又像是喜欢摸着的手感。

    锦月胳膊虚虚的抱着男人的脖子喘息着平复敏感身体升腾起的潮热,她扭头对着男人的耳垂轻轻咬了一下,语气中还带着点愤愤的说道:

    “不是让你吻我!”

    “是闻!闻一闻!”

    叶彦可不管她说的是吻还是闻,耳垂上传过来的感觉让叶彦本就沉下去的眼眸变得更深,他的两个人格此时都因为女人的举动蠢蠢欲动着。

    叶彦直接偏头再次噙住女人的唇,继续厮磨起来。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刚刚那个样子有多诱人。

    要不是念在昨晚他们又没把控住度过了些,他现在就想直接将她就地正法了。

    “唔唔……”被男人压着吻,锦月身子不争气的软的一塌糊涂,好在男人除了摸她的胸不停的吻她没有再做羞羞的事情。

    等叶彦终于吻够了堪堪压住了欲火后,才放过她问她闻什么。

    锦月赶紧把自己的脖子露出来,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颈窝,“这里,闻闻看,能闻到什么味道?”

    叶彦眼眸沉沉的好一会都没动,他的眼睛盯着女人仰头露出的白皙弧度优美的脖颈,喉结滚动两下,最终顺着锦月指着的地方俯下身去细闻着。

    越闻,叶彦越觉得女人是在变着法子的给他找罪受,他感觉自己那处都要炸了。

    这小女人不会是在趁机报复他们昨天晚上没让她休息的事情吧…

    叶彦凑在她脖子上闻让锦月觉得痒痒的,她不自然的躲了躲,赶紧问道:“怎么样?闻到什么了?是什么味道?”

    叶彦转而将唇落在刚刚他闻着的地方,张口在那里轻咬一下,留下淡淡的齿印,“嗯,有月月身上香香的味道,还有甜奶味,还有…”

    “还有什么?”锦月忍着男人呼吸喷洒在她脖子上带来的痒意和麻麻的感觉,害羞接着问道。

    “还有月月的骚味。”

    有话说:以后剧情章收10po币哦,免费章实在没办法看到有多少人看过了,看到有人还在追着看真的是码文更新的动力,前面的章节太多了免费章就不改收费了。

    第四世(113)你会伤害他吗?

    叶彦说完后就被身下的小女人气呼呼的推开了,锦月三两下将衣服穿好,不管身后的叶彦快速的蹿出房间。

    房间内看到跑掉的女人,叶彦抬手捂住额头,唇角却忍不住的勾起。

    锦月出去后叶彦后脚就跟了出来,虽然刚刚对男人的话表示了抗议,但饭还是要吃的。

    简单的吃过后,锦月也来到了男人们都在的地方。

    小天正在做着检查,仪器在他的身上扫过,有了陆远在,连电力的问题都被解决了。

    她安静的站在研究台的边缘,看着钟景手里拿着本子刷刷的记录着,听着他问着一个个的问题。

    “什么时候开始有自我意识的?”

    “对以前的事情能记住的有多少?”

    “能抽些血分析吗?”

    绥明一一回答着,在说到抽血的时候,他明显迟疑了一下。

    钟景也知道抽血意味着什么,更何况他们现在也都还没有真正的信任对方,他并没有强迫,只是趁着机会问了一嘴,也没想着对方能答应。

    绥明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抬起手抓住在他旁边站着的锦月,“月月,他要我的血。”

    锦月突然被cue,茫然的看着小天。

    这种事情小天自己做决定就好,为什么一副要征求她意见的模样,而且语气还那么可怜兮兮!

    随着绥明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锦月也搞不懂小天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把决定权交给她了吗?

    她也没办法从小天刚刚的话中分析出来他到底是想给还是不想给。

    突然要做决定让锦月感觉压力山大。

    她看着绥明,绥明眨巴着眼睛希冀的看着她,就像以前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非要往她怀里钻的样子。

    但她早就已经知道绥明没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纯真,也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能缓缓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向钟景。

    “你会伤害他吗?”

    女人的眸子清澈剔透,如泉水流过的声音里面满是认真,问着他的话就好像只要他说不会,她就会相信他交予她全部的信任。

    钟景感觉自己除了她再也看不到其他,她旁边的一切都已经虚化,只能看到那个微微仰着脸问着他的女子。

    心跳的频率再次失控,那种不受控制的情绪又涌了上来。

    “不会。”他听到自己这样说,像是在对她承诺着。

    锦月观察了下钟景的反应,靠着她天生对人善恶的感知,觉得钟景还是可信的。

    而且以她的经验,她遇到的“特殊存在”们都没有害过她。

    锦月低头对小天点了点头。

    绥明看着她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钟景的视线落在锦月的身上不再移动,看着她同那个叫绥明的丧尸说着什么。

    他此时什么都听不到,只能看到她笑意妍妍的样子,弯弯的嘴角勾着好看的弧度,说着话的唇瓣一开一合着,粉嫩又水润。

    他的喉结忍不住滚动两下,好想要……

    后面的没再想下去,钟景猛地回过神来。

    他赶忙收回视线,低下头看着手中的本子,手中的笔握的更紧。

    他的心绪又失控了。

    为什么每次见到她自己就会变得这样奇怪。

    还有……

    他刚刚,想要什么?

    钟景好一阵都没能抚平已经乱了的思绪,抽了一管血后今天只得先到这里。

    因为昨天晚上那几个男人又把她狠狠折腾了一番,今天说什么她也要好好的休息。

    锦月自己回到房间,站在门口刚伸了个懒腰,腰间突然感觉一紧,紧接着天旋地转,她就躺到了床上。

    面前明明没有人,可是她却觉得身上沉沉的,压着一个人。

    这时锦月才又把陈景凡想了起来。

    她瞬间黑线,直接上手去推对方,想把人从身上推下去。

    陈景凡这时也现了身,不由分说直接重重的吻在了她的唇上。

    很快房间中就响起了细碎的呻吟声。下壹章請到яoЦЯoμωμ,IΠ觀看

    锦月其实很紧张,现在也不是晚上,谁知道其他几个男人会不会突然闯门进入。

    如果真的被他们发现了陈景凡的存在,她反正没办法去解释说清。

    陈景凡像个小狗似的,压在她的唇上就不起来了,厮压碾磨,生生把那粉嫩的唇瓣给吻的红红的,看上去可怜又诱人。

    “唔…你起来…嗯…”锦月推着身上的人。

    陈景凡仔细的吻着她,听到她的话后并没有起来,反而问道:“昨天爽吗?”

    听到他说这个锦月就来气。

    要不是因为他,她昨天本来能好好休息的!

    结果被他上了不说,后来场面一度失控,谁来负责!

    但她没机会生气控诉,门在这时突然被打开。

    陈景凡速度非常快,瞬间隐匿了身形,同时把被子盖在了两人的身上。

    锦月从被压变成了侧躺,她能感觉到男人的手环过她的腰间抱着她,一只手还落到了她的胸上,一根让人完全没办法忽视的滚烫炙热顶在她的屁股上面小幅度的戳顶着。

    她心里把陈景凡暗骂了一气,最后也只能装作自然的抬头看向门口。

    原来是小天进来了。

    绥明走到床边,俯身帮她掖了掖被子。

    “昨天累坏了?要再睡一会?”

    锦月忍着胸上面被抓揉着的感觉,强装镇定的点了点头。

    绥明没看出什么不对,只是坐在床边,伸手抚上她的脸,“那个人要抽血你是怎么想的?”

    听到绥明的话,锦月暂时忽视掉胸上传来的感觉。

    她皱了皱眉,“我觉得,他看起来是可以信任的。”

    “不过这只是我的感觉。”

    “你呢?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最后要让我决定?”

    这是锦月内心的疑惑。

    绥明看着她缓缓道:“我相信你的感觉。”

    虽然他知道钟景也是自己人,但最后到底会不会被她接受当然需要她来决定。

    绥明的话并没有让锦月感觉疑问被解答,反而更迷惑。

    可绥明已经终止了这个话题,一个翻身便钻到了她的被窝里面。

    绥明一进到锦月的被子中后瞬间开始定番操作,不要脸的卖萌卖惨。

    “月月,刚刚他抽了我好多血,感觉都没力气了,要补充能量才能好。”

    看着绥明此时可怜巴巴的样子,要不是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她差点就信了!

    绥明一边说着一边上手将她的上衣掀了起来,动作熟练又迅速的把奶罩往下一拽,在两团雪白的乳肉蹦出来的瞬间将头埋了上去,张口准确的将一颗奶头含到了口中,舌头舔舐着奶头开始吸吮了起来。

    有话说:隐身play骚操作开始!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