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卫,听话”

      触手的下手更是不知轻重,就像是鞭子一次次狠狠甩过,阿卫的屁股表面很快就浮现出了红印子,隐隐还有变紫的迹象。
    痛感传遍全身,蔓延至各处神经,阿卫却突然抬起了头,对着我舒心的笑了起来。
    “乖乖,妈妈做得好吗?是这样做的吗?想要、想要宝宝的表扬…”
    祂含糊不清的表露出自己的情绪,但是身上的动作却是不停。拍打屁股的声音仍在继续,阿卫的额前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祂的乳头因为快感与痛感已经开始变硬变红肿,变得更为诱人起来。
    我摇了摇头,却是很快否认了祂的看法。
    拍屁股的间隙里,那两瓣臀肉中间所显露出来的花穴,正因一下又一下的拍打而不断收缩,我能看清内里魅熟烂红的软肉,正祈求邀请着我的进入。
    阿卫的手从祂的屁股上远离了,祂的那几条最为粗壮的触手不停歇地甩打着祂的屁股。而面前的阿卫则是专心致志的开始讨好起了我。
    祂又捧起了自己那对傲人的奶子,不断蹭着我的脸颊,用挺立到发硬的乳粒轻轻摩挲过我的唇瓣,试图勾起我的一丁点味蕾。
    馨香的味道扑鼻而来。这次阿卫隐藏得很好,也没有奇怪的小眼球浮现出来。
    祂的奶子当真不是一位正常男性该有的尺寸。过于丰腴而又过于柔软,就连乳晕都是浅浅的粉色,面积很大,表面浮现出浅浅的细小颗粒。但我明白这些并非是常规意义上的“颗粒”。一旦阿卫兴奋激动起来,“颗粒”就会迅速变成肿胀的眼球。
    阿卫的穴口在微微收缩,似是在邀请祈求着我进入。
    “乖乖,就帮帮妈妈把卵取出来吧。求求、求求你了…”
    祂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勾人,尾音微微上挑,诱惑的味道。
    我摇了摇头,将脸枕在祂的乳房上,拧住了另一边被冷落的乳粒慢吞吞地询问起祂来,“如果我不帮妈妈取出来会怎么样?这些卵会就此诞生吗?”
    “嗯…那样妈妈会生病的,会很长时间都无法恢复的。”
    “阿卫也会生病吗?”
    “当然。”
    阿卫这样说着,祂还想再和我科普些什么,不过我的手指已经插入到了祂的后穴内开始进行扩张。
    祂其实不需要用到润滑液,后穴里早已是湿漉漉一片了。
    既然阿卫说卵还埋藏在祂的体内,那么我就有必要在祂的骚穴里去寻觅那枚卵的踪迹。
    我的手指探入了祂滚烫的甬道。内壁因为异物的插入而开始疯狂吮吸住我的手指。阿卫的后穴是一如既往的饥渴,我的一根手指插入进去,就已经被祂的后穴完全吞噬进去。包裹住我的手指不断吮吸,就连抽出都显得无比困难。
    “妈妈就这么饥渴吗?明明之前就已经满足过你了。怎么后面还是这么浪荡?”
    面对着阿卫的本能生理反应,我调笑着,又拍了拍祂的肥臀。
    “呜,因为每天都在幻想着被宝宝插入、被清欢宝宝调教,所以身体随时都做好了被惩罚的准备。所以、所以才会这样的。妈妈、妈妈才没有时时刻刻都在发情…”
    阿卫断断续续为自己辩解着,嘴上不饶人,身体却实诚的很。滚烫的绵软一下又一下的蹭进了我的怀中,乳头更是被我的两指拉扯到老长。
    我的小腹处又开始沾染上了黏糊糊的液体。我低头定睛一看,又瞧见了阿卫那透明的哺育袋正缓缓打开,从内里探出的出手缭绕着点上了我的嘴唇。
    我的手指终于从阿卫紧致的后穴内抽出了。骚穴还在留恋着我的插入,拔出时发出了清脆而又羞人的水声。
    望着手指表面透明的液体,我拍了拍阿卫的脸颊,笑着开口,“妈妈你猜猜看,我是更喜欢你的哺育袋还是这对骚奶子呢?”
    “呜呜呜,要、要两边都要…两边都要被宝宝喜欢,妈妈、妈妈会努力证明自己的呜呜呜,不要、不要只喜欢一边…”
    阿卫低着头立马拉住了我的手腕,连声哀求起来。
    本想着调戏祂我才说了这么一番话,没想到面前的阿卫却是认真起来。
    祂已经努力将自己的乳房送到了我的面前,而小腹处显露出的哺育袋绽放到了一个足够大的范围,将我的肚子吞噬了进去。
    祂的两处部位,都在努力讨好我。
    “清欢、清欢宝宝,妈妈的这两处部位都很棒,都、都很好…你要、你要全部都喜欢,好不好…求求你,江清欢…”
    阿卫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不知是真的被我的那番话吓到了还是其他。后穴的收缩更加紧致了起来,温热的液体在不断涌动。
    “妈妈,我没有找到那枚卵的踪迹哦?”
    我这样说着,又用手指在祂的后穴内狠狠搅动了一番过后,还是没有触碰到任何柔软的物体。
    因为我的插入,阿卫仰头发出了难耐而黏糊的喘息。祂的乳房一次次送入到了我的唇边,馨香的乳头擦过了我柔软的唇瓣,我毫不客气的低头含住仔细用舌尖舔舐起来。
    “呜,宝宝,乖乖,那枚卵就在、就在里面的呀…宝宝摸不到是不是、是不是因为不够深…”
    阿卫结结巴巴的说着,全身又往我的方向靠近了些。
    我挑了挑眉瞥了祂一眼。祂整个身体因为情欲而泛红,肌肤柔软到了不正常的地步。那被我冷落的另一团奶子,乳粒正不断往外渗出奶水,淅淅沥沥的滴落在了祂的小腹上。
    我的嘴里再一次品尝到了阿卫乳汁的香甜。我发疯的用舌尖不断戳刺着那枚小小的乳孔,试图让奶水的分泌更加顺利些。
    这样简单的动作引得阿卫的身体更加敏感,后穴又开始讨好的吃下了我的手指。
    刚刚阿卫所说的那番话我也听进去了,于是在祂彻底放松的时候我将整个手掌都捅入进了祂的后穴内。
    不够,还是不够…
    根本没有触碰到卵的表面…
    我咬紧了唇瓣,无意识的在祂的乳头上流下了浅浅的咬痕。可怜的乳粒被我折磨到殷红,似是要往下滴血,可还是尽责的往外流淌出香甜充沛的汁水。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