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一抬眼 zu i j il e. c om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抬眼,两个大男人正笑眯眯地看着她,神情是如出一辙的欣慰,还有说不出的纵容怜爱
    三人沿着金碧辉煌的长廊往里走。
    一扇门从里面拉开,被隔绝的各种吵杂声一下子漏出,随之出来的还有四五个人,男男女女都有,相貌竟都相当出众。
    霍骠视若无睹,低头一味盯着沉拂砚看。
    莺声燕语,衣香鬓影。陆长翮倒是瞥去一眼,顿觉颇为眼熟,细瞧,才发现几人都是娱乐圈的,歌手、演员都有,正是炙手可热的时候,最近在电视杂志上频频出现,不然也不可能在陆长翮那儿留下印象。
    他看不打紧,却把那些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他和霍骠的穿着一看就非富即贵,体型又都十分挺拔,比寻常人高出一大截。尤其是霍骠,抬抬手直接能摸着天花板,剪裁考究的西服都掩盖不住他彪悍发达的肌肉线条,存在感强到逼人。
    二人很快被认出。受惯万千粉丝追捧的当红艺人在两位顶级富豪子弟面前丝毫没有天王巨星的范儿,“霍先生”,“陆先生”,主动朝他俩热络地打招呼。
    霍骠只想尽快让沉拂砚吃喝上东西,随意点点头,脚下不停。他们的包厢在比较往里的位置,安静,隐秘性好。
    他不停下,陆长翮只得紧跟着,他性子圆滑,笑着打哈哈应酬了几句。更多免费好文尽在:x u n huanl i.co m
    “霍二少?”这时从贵宾房又跑出来一名女子,从背影认出果然是霍骠,面露喜色,急赶几步追上去,“霍骠,好久不见。”
    霍骠原本满脸不耐,侧额瞥了眼来人,眉心略蹙了蹙,倒是扯起嘴角淡笑着与她打招呼,“艾小姐。”同时拉高外套,将沉拂砚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的脸全部埋进自己胸膛。
    无他。艾潼是他哥霍闳珅旗下唱片公司的“一姐”,“招牌女歌手”,更是霍骠大嫂蒋雁琦的闺蜜。
    霍闳珅创办的唱片公司是目前港城声名最盛的三家之一。艾潼是公司当之无愧的“大天后”,年纪轻轻,已经在华语歌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并连续三届蝉联十大劲歌金曲最受欢迎女歌手,可谓星途璀璨。
    连霍闳珅对自家娱乐公司的第一摇钱树都客客气气,霍骠看在兄嫂面上,自然不好冷待,站定与她寒暄。
    其余几人都是圈子里八面玲珑的人物,见状忙围过来,见缝插针地递话,拉拢关系。要知道霍骠与陆长翮不单是出身显赫的豪门贵公子,本身能力出众,财力雄厚,握着深厚的资源和人脉,本人就是资本大佬,潜在的投资人。
    而霍骠作为名声赫赫的御用大律师,大律师公会执委会成员,他不止有钱,还有权有势。
    艾潼抓了抓妩媚的大波浪卷发,娇笑着继续说,“见你霍二少一面可不容易。雁琦也说,老板现在想跟二少爷吃顿饭,还得提前一周预约。”
    一边绕到他身前,才留意到他手上抱着人,看身型是名妙龄少女。
    在这个地方,男人左拥右抱再正常不过。然而霍骠出了名的高冷,不好女色,他对怀内的女子破天荒一副如珠如宝的态度。
    艾潼眼神一凝,脸上语笑嫣然,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蒋雁琦与霍闳坤并非无话不说的恩爱夫妻,霍闳坤对他弟和沉拂砚之间的事一向讳莫如深。因此蒋雁琦仅知道一些皮毛,跟好友艾潼提及,只轻描淡写地说,二叔养了个小情儿,正新鲜着,还蛮宠。
    艾潼不确认这女孩是不是蒋雁琦嘴里挺受宠的小情人,毕竟距离上回蒋雁琦聊起,已经过去两年多。她有心问几句,目光在沉拂砚身上略停留了两秒,霍骠已淡下脸色,“我还有事儿,你们自便。”
    包房外面也有服务生,一般负责引路,并供客人随时使唤。霍骠勾指招了一个过来,下巴比了比艾潼他们的门牌,“今晚的消费都记我账上。”
    他右手抱着沉拂砚,艾潼不经意瞟向他抬起的左手,脸上的表情再也绷不住,忙掩饰似的低头捂嘴闷咳一声。
    霍骠若有所思地扫量她一眼,指尖儿拨了拨无名指上的铂金指环。
    三人回到房间里。
    霍骠把沉拂砚抱在自己腿上,亲自握着勺子喂她喝了大半碗银杏腐竹鸡蛋糖水,剩下的,他举起碗,两口就抿了。
    旁边瞧见的人递来个惊疑的眼神,简直跌碎了一地眼镜。
    陆长翮则是看得眼热,扯了张纸巾想帮沉拂砚擦嘴,被霍骠一把夺过。
    霍骠目光如电,冷冷地盯着他,直至陆长翮后背发凉,举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才慢条斯理地轻拭沉拂砚微湿的唇角。
    陆长翮干脆召唤服务员,吩咐她给沉拂砚端新鲜滚烫的鲜乳炖蛋和蛋白杏仁茶来。
    霍骠懒得提醒他,沉拂砚对鸡蛋没什么特殊喜好,沉拂砚身子柔弱,他巴不得她多吃几口。
    陆长翮要的东西,厨房不敢怠慢,第一时间优先做好送上来。
    “妹妹尝尝,做得不比外面老字号的糖水铺差。”陆长翮直接从服务员手里接过,放到沉拂砚面前。
    沉拂砚悄悄睃了眼霍骠。她一点儿都不饿。
    霍骠勾起唇,好整以暇地与她对视,大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抚摩她纤挺的背脊。
    霍骠不表态,陆长翮一番好意,沉拂砚没法推拒,如霍骠所愿地拿起长柄瓷勺。两样甜品都只吃了小半盅,她肚子都撑起来了,摇摇头,捂着小嘴打了个秀气的嗝。
    一抬眼,两个大男人正笑眯眯地看着她,神情是如出一辙的欣慰,还有说不出的纵容怜爱。彷佛她多吃几口东西,对他们来说,是极为要紧的一桩大事儿。
    沉拂砚睫毛微颤,不好意思似的垂首,心里想的却是,不知道叶光澜回家了没。她希望学长能够振作起来,完成学业,平安顺遂地过好自己的人生,不要再记挂她了。她不值得。
    霍骠摸了摸她胃的位置,“刚吃过东西坐车不舒服,歇一会儿再回去?”
    沉拂砚温顺点头,没有异议。
    二人温柔耐心地陪她说话,以免她睡着了消化不良,积食。
    打牌的人高声招呼霍骠和陆长翮去玩几把。
    霍骠朝陆长翮抬了抬颌,示意他过去。
    陆长翮不舍地暗觑沉拂砚一眼,慢吞吞站起来,在心里把起哄的人祖宗十八代都提出来反复问候了几遍。
    作者的话:
    不好意思,两天没更也没有提前通知一声,这两日实在是太累了,都没精力开机。
    大儿子原本只是上午两节课,从周三开始下午加了两节课,我一天八趟四个来回接送他。中午的间隙还要抽出时间给他和小儿子上一节文化课。孩子外面的课上完,晚饭之前我要辅导俩人做一份数学试卷,晚饭之后要陪他们写字描红,有时候孩子拖沓的话,要一直折腾到晚上九、十点,别说他们累,我都感觉要陪着卷死了。
    昨晚大儿子描红描到将近十点,问我写完之后能不能剪纸做纸工。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觉得孩子太苦了,累一天的娱乐就是想剪剪纸。
    对了,我大儿子甚至还没正式上小学,很难想象这样的日子,他还要连续再过十二年,直至他高考结束。
    真的不想他们这么辛苦,可是现在周围的环境就是这样,就怕放松了,将来上学会落后。
    听说海淀区的父母更卷,不知道是他们怎么挤时间的。我是全职妈妈,家里有保姆帮忙,只需要抓孩子们的学习,我已经觉得有些转不过来了。
    我这里是西城,身边的家庭都很卷,孩子基本都报班。有时看着他们,又看看自己,觉得大家都像一只只陀螺,不停地转,从这里,转到那里。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