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干什么去了,嗯?”还是说

      第一百七十三章  “干什么去了,嗯?”还是说,她背着自己,偷偷去见了谁?
    “砚砚,起来喝了药再睡。”
    霍骠坐在床沿,将沉拂砚抱到自己腿上。
    沉拂砚迷迷糊糊掀起眼皮,霍骠正低头含笑凝视她。男人成熟英俊的脸让她亲近又安心,白嫩藕臂揽去他颈脖,杏目惺忪,娇着声,“霍骠。”
    霍骠被她叫得心都酥了,垂颈去含她鲜嫩饱满的唇瓣,“乖乖,想霍骠了没,嗯?”
    沉拂砚睡得人事不知,也不知自己有没有想他,便胡乱点着小脑袋。
    霍骠低声笑起来,“小滑头,真他妈会哄你老公高兴。”捏起她下巴仔细端详受伤的一侧脸颊。
    上了药,青肿消退泰半。心疼地凑过去轻轻地亲,尝到残留的苦涩药味,他丝毫不在意,伸舌舔在上面,大手慢慢后挪,轻轻碰了碰她后脑勺的鼓包。闵怀洲仔细检查了一番,他才知道沉拂砚磕着头了。闵怀洲安慰他情况不严重,他心里还是难受得不行。
    “别嗯……”沉拂砚觉得痒,忙往后缩脸。
    霍骠勉强笑笑,从床头柜端过药碗,“先服药。闵医生说你有些发热。”
    受凉导致发热,惊吓使得病情加重。受惊除了对她身体有碍,恐怕还会影响她的心理状况。然而不排除在巨大的刺激下,她恢复清明的可能性。
    闵怀洲不过是随口唠叨几句。人的身体是很奇妙的,转变往往发生得猝不及防,何况是更加神秘的精神世界。
    霍骠却听进去了。他的心情相当复杂。
    一方面,他确实希望沉拂砚尽快康复。他迫不及待要为她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公开二人的关系,让所有人都知道,沉拂砚是他的妻子,他最心爱的女人。
    另一方面,他又极为贪恋沉拂砚当下对他前所未有的依赖。她从来不曾这样需要他,亲近他……爱他。
    尽管霍骠深知,这段时间里,沉拂砚对他的种种感情,是不健康,不稳固,难以持久的。但他无法自拔,也根本不想抽身。当他告诉陆长翮,就算沉拂砚好不了,也不要紧,字字真心。
    药剂很苦,沉拂砚喝完,小脸皱成一团。
    霍骠递给她一杯生磨合桃露。他特意嘱咐厨房甜度加倍。
    一碗药,一杯甜品入腹,沉拂砚肚子都撑胀了。
    霍骠体贴地揉摩她胃囊的位置,状似不经意般问,“砚砚,今晚为什么自个儿跑出房间?我不是让你乖乖留在包厢里等着我吗?”漆沉眼眸垂下,不着痕迹地端量她,目光专注而锐利,“干什么去了,嗯?”还是说,她背着自己,偷偷去见了谁?
    态度温和,嗓腔含着淡淡的笑意,怎么看,都是一个关怀、怜爱妻子的好丈夫形象。
    照理,以沉拂砚目前的精神状态,她不该察觉任何异样,偏偏她就是鬼使神差地捕捉到了,霍骠温柔宠溺的表象下,莫名其妙的嫉妒、猜疑,以及对她毫无由来的指控。
    自始至终,霍骠对沉拂砚近乎疯狂的占有欲与掌控欲都没有半点儿改善,简直恨不得将她的脑壳凿开,把她每一个想法都看个清楚明白才能够安心。
    正是这些低劣病态的心理,激发出种种偏执阴暗的情绪,进而驱使他对沉拂砚做出越来越不理性的举动,最终导致沉拂砚原本尚算正常的精神世界一步步分崩离析。
    沉拂砚心里很不舒服,不仅仅是因为她读懂了霍骠对她的不信任,以及让人反感的控制欲,她还记起了霍骠在外人面前,对他俩婚姻的否定。
    “所以霍二少真的没结婚?”
    “你觉得我霍骠结婚需要偷偷摸摸?”
    “霍二爷娶老婆,连咱们这里富豪家的小姐他都瞧不上,听说谈的全是内地京城的高门贵伐,整得跟王爷选妃似的。”
    ……
    脑子又开始痛了,太阳穴突突地跳,沉拂砚用力按了按额角。身体的不适能摧残人的意志,刚才生出的些许与霍骠对质的勇气随之消失殆尽。
    “那时喝多了水,想出去上洗手间。我有喊你的,你没听见。”
    霍骠眸光一闪,“你跟着我出去的?”
    沉拂砚抿了抿唇,软弱地摇头,“我走出房间已经看不见你。”并没有提起自己撞见他与大波浪卷发女子交谈一事。她现在连和霍骠说话的心情都没有,遑论跟他发生争执。她只觉得累,难受,想躺下继续休息。
    况且,就算问出来,霍骠肯定有法子自圆其说。沉拂砚扯了扯嘴角。在一起这么些年,在耍嘴皮子上,她从来没在霍骠那儿讨过半分便宜。难怪人能当大律师呢。
    霍骠脸色一缓,微松了一口气,然而很快又蹙起眉。沉拂砚的解释消除了他部分疑心,仍不足以让他满意,“去洗手间怎么不让服务员领你去?”包厢里面和门口都有听从使唤的人员。沉拂砚是他霍骠的人,谁敢怠慢她?
    夜总会不算多么正经的地方。但霍骠长期消费那家是当地最高档的娱乐场所之一,股东背景强劲,每晚富豪、明星云集,面子功夫还是做得很足的,不至于明目张胆地发生强抢民女的恶性事件。想必是沉拂砚跟只无头苍蝇似的乱窜,才让歹人有了可乘之机。
    沉拂砚有些羞惭,更多的是心烦,“我以为那个坏人是店里的管理层人员。他说……他主动提出带我去。”
    霍骠略一忖度,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贺强穿西装,打领带,长相斯文周正,沉拂砚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儿,还不是一唬一个准儿?
    勾指抬起她的下巴核儿,“宝贝儿,”她今晚吃了偌大的苦头,霍骠自然不舍得责怪她,但道理得给她掰扯清楚了,以免日后重蹈覆辙,“你跟寻常人不一样。很多事儿,旁人能做,你不成。”霍骠能理解沉拂砚不愿意麻烦别人,毕竟一般人都会想,找个洗手间能有多难?等她遍寻不着,又憋得难受,会越来越焦灼,心里的戒备也会一步步降低。
    他喋喋不休的诘问让沉拂砚不耐极了,“大家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我没有和谁不一样。”
    霍骠对她怄气的态度不以为忤,摸着她雪白的小脸,慢条斯理地解释,“你当然不一样,你生得太美了。绝大部分男人都愿意为了你铤而走险。”
    倘若贺强和韩厉昌不是见色起意,存了侥幸心理,怎么敢碰夜总会里一看就知道不是舞女的漂亮女人?但凡有点儿眼里见儿,就能看出,沉拂砚身上的行头绝非普通人家穿得起的。他们在赌,赌沉拂砚背后没有强大的依仗,赌他们能应付过去。
    沉拂砚胸口愈发燥意横生,不想继续听他说教,扭身缩出他怀抱,背对着他躺回床上,瓮声瓮气说,“我困了,想睡觉。”
    霍骠眉眼沉敛,盯着她纤薄的后背看了半晌,慢慢笑起来,“怎的,气性这么大,现在哥哥都说不得你了,嗯?”挨过去,亲昵地压在她身上。
    作者的话:
    微博帖子清空了,确实有些不太好的事儿,主要是两部现代的小说尺度比较大,内容也有些敏感。
    还有就是最近只能在周末更了,大家还愿意追的话,就等周末上来看,也不用给我投珠啦。这文预计十章内完结,所以也不用等很久。放心,绝对不会坑,也不会烂尾。
    新的小说有时间写的话,就古代吧,避开现代比较安全。明朝背景,男主是锦衣卫头目,我太爱飞鱼服绣春刀了。兄妹,骨科,初定是1v1。
    以上。
    很抱歉无法保持日更,实在是力不从心。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