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中h,束祉,颜射吃精

      -
    楚知之觉得喉咙好酸,像被什么东西撑住了,她努力咽口水,收紧的喉管把束祉吸得猛的一震,接着女人的嘴就迎来了更迅速的抽插。
    ……薄荷味,好闻。
    和徐宴锋待在一起的一周里楚知之不知道吃了多少,嘴和下面的肉屄成了精液容器,一开始她又羞又怕地哀泣着求饶,四处乱躲,却只引得男人被勾起愈发强势的占有,捆住双手拎着细腿把她困在胯下,后来……每次挨射,她已经被调教得开始习惯性的服从了,舌头伸出来等着,肉屄使劲收缩,像个性奴般在被迫射精的瞬间和男人颤抖着一起高潮。
    楚知之睁开眼的瞬间,只茫然了短暂的一瞬,就发现自己被骑脸了。她在给男人口交。双手被压动弹不得,身体想要挣扎,一张嫩嘴却行为先于思想地开始讨好的舔弄。
    ……怎么会这样,她依稀想起昨晚,被两个女人按着吃了药,接着一直跑,跑到顶楼,碰到了一个男人……醒来就是现在。
    楚知之喉咙又浅又紧,她有些喘不过气,心里害怕但又知道自己逃不了,只能尽快让男人射出来。于是黏腻湿润的口腔内壁开始不断收缩,舌尖在每次龟头伸出去的瞬间贴上包皮绕着圈转,泪眼朦胧地往上看,试图让身上的男人感受到她的顺从求饶。
    被骑脸的感觉实在太过羞耻,这个男人精液味道并不难闻,楚知之只感觉到浓重的薄荷味以及被雄性荷尔蒙包围的侵占感,两颗囊袋不停拍击她的脸,她在肉棒抽出的短暂间隙里终于看到了男人的脸——
    这个人居然是束祉。
    楚知之被惊得喉咙剧烈收缩。
    -
    束祉微阖着眼,劲腰不停耸动着,龟头突然被舌头又舔又吸,爽得他不停闷哼。
    接着突然感觉喉咙开始不要命的使劲箍他的肉棒,眼睛睁开,赤红双眼往下一看,发现女人已经睁开了眼,在闪过一瞬的懵懂茫然后泪汪汪的望着他,仿佛在求饶。
    可惜女人自以为在求饶,却不知道自己满脸泛红透着春色,湿发粘在脸旁,嘴吸得两颊内凹,哪里是求饶?明明一副求肏发情的贱样。
    束祉动作没停,他发现楚知之的嘴在极力配合他的动作,抽插变得越来越用力,他仰起头来不再看女人的脸,下颌紧绷着全心享受女人嘴里的服侍。楚知之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求饶没有得到男人的怜惜,反而动作越来越来快和凶狠,两颗囊袋飞击拍打着她的脸,黏湿的精水和口水被拍得拉丝,脸被彻底遮住了……
    她什么也看不见,只能闻着腥味儿和薄荷味儿,意识恍惚,她在被男人骑脸……呜呜嗯……她变成了男人的鸡巴套子……
    不知过了多久,楚知之感觉肉棒被抽出来,来不及大口呼吸,她看见面前的囊袋一阵收缩,存了一晚的浓精喷薄而出,脸上就这么接住了一汪白精。
    “嗯……”
    男人舒爽地闷哼一声,射过后仍旧硬挺的肉棒拍击女人粉红湿润的唇。
    “舔干净。”
    束祉稍微抬起身体,把楚知之被压在下面的手放了出来,然后低下头用黑眸盯着楚知之,动作充满强烈示意。女人双手扶住壮硕肉棒,然后乖巧的伸出舌尖,绕着肉棒一点一点舔弄,直到上面挂着的白精全部吃进去,然后又抬起眼,讨好又害怕地看着他。
    “脸上的。”
    楚知之身体一颤,又怕又委屈伸出手,把面上的浓精刮到嘴里,吃了满满一嘴,最后全部咽了下去。吃完后她不敢再看束祉了,眼珠子低着,双手放在脸庞握着拳,有些赌气的样子。
    “舌头伸出来我看看。”
    于是小舌头也乖巧的伸了出来给男人检查。已经全部吃下去了。
    束祉看着她这副又怕又乖的样子,心里舒畅,终于从她身上翻了下来。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