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剧情,束祉,你就当一夜情/涨奶

      家政阿姨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时间短暂的静止了两秒,空气里安静得能似乎能听到新风系统轻微的噪音。
    楚知之放下筷子,两只手垂到了大腿上握拳放着。男人沉默的坐在对面,遮住了对面的一半光影。
    楚知之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空荡的餐厅里回响:“昨晚我被下药了,你是知道的吧?刚好碰巧遇到你了,我不知道是你……你没有必要放在心上我也不会找你负责。”
    停顿了一秒,“你就当是一夜情吧。”
    楚知之说完就站起来了,转身向门口走去,脚步匆忙,但她身后空空的,没有人追过来。
    转过弯走到玄关处,终于看不见男人的声音,楚知之松了一口气,可惜还没落下,按压门把手却发现门打不开。
    ?
    不甘心的又试了试,发现门被锁住了,要密码才可以打开,薄荷味袭上鼻尖,楚知之猛地一转身就碰到了坚硬的胸膛。
    男人伸手来拉她,她应激地尖叫。
    楚知之不断伸手打开想合抱自己的手臂,头发散乱地飞贴在脸颊,她一边不停推拒一边软怯地说道:“我不……”
    下颌被掐住了,未说完的话断在嘴里,楚知之被掐着自己脸的手逼得抬起头来,她脑袋动弹不得,双手以抗拒的姿态抵在男人胸前,被迫与他对视。
    她发现自己身体有点抖,不知道是自己在抖,还是面前男人掐着她的手在抖。
    “你被上过了。你被谁上过,什么时候?不是一直说喜欢我?转头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那个男人是谁?楚成吗。楚成是谁?”
    “你为什么跟别人在一起,说喜欢我就这么容易就变了,是为了钱吗?你缺钱,可以来找我,你知不知道你——”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束祉的脸偏了过去,很快浮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
    男人眼下延长的阴影周围一片赤红,嫉妒怀疑和愤怒充斥着整个胸腔就快要喷薄而出,回头一看,却发现楚知之双眼通红地瞪着他,盈满泪水,眼睛一眨,泪珠变成细线成串落下。
    被烈火灼烧的理智猛然被泪水浇灭,他放开掐着她下颌的手,那里已经被捏出两个红印。
    束祉沉默地看着她,听见她一边努力止住抽泣的声音一边说:“我不要。”
    -  我养你。
    我不要,不需要你养。
    -我也没有。
    楚知之想对他说自己没有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凭什么对他解释呢,他都恶意的曲解她。
    她觉得浑身无力,懒得去想他是怎么知道的,甚至知道楚成这个人。左不过就是昨晚不小心说出口,那个时候她神智不清,说什么也有可能。
    知道了又怎么样呢?这个世界没有楚成了。
    密码声音响起,男人把门打开了。
    “我先送你回去。”
    楚知之被束祉强硬的拉着,坐上了送她回家的车。
    楚知之坐在车上,开始仍旧在抽噎着流眼泪,哭累了也渐渐安静下来,她神情倦怠的窝着休息,甚至没注意到束祉是怎么知道她住在哪里的。
    到了地点就立马想要开车下门,中控锁却被落下,两只大手环腰一抬,她就被提到了驾驶座,后背抵着方向盘,坐在他大腿上。
    楚知之警惕地看着他,眼里还有着哭过的红晕,鼻尖也通红,她伸手又要去推,男人抬手环外她腰后,隔着衣服摩挲着她的背,声音低哑的开口道:“你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我说了……我不要……啊!”
    手突然来到她胸口,绕着乳根环上去,猛然一掐,楚知之呜咽一声。
    “不要拒绝我。”
    “你吃药了,你忘记了吗?”
    他暗示的绕着圈揉着她的奶子,伸出手指去戳小巧内陷的乳头,不一会就感受到硬粒凸起,楚知之又耻又怯地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春药。你求着我给你喂解药,你忘了?”
    束祉声音轻轻的似乎很温柔,楚知之却感受到莫名的恐惧。
    他凑到女人嘴边想亲她,头一扭又被躲开了,束祉一顿,而后女人就被强硬地固定住,樱红的唇瓣被男人整个包裹着吸,舌尖一顶牙齿就被打开,搅着不停躲避的小舌头猛烈地追,楚知之啜泣着被迫承接男人强势地掠夺。
    她怕得喘不过气,结束的时候只能半张着嘴小口呼吸,束祉轻轻抵在她耳边,含住她小巧的耳垂,揉着她肥软的奶,轻声诱哄:“涨奶了来找我。”
    ——
    这两天没啥肉(挠头,看肉的过几天来吧,快到下一个男主了,得过渡一下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