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我不是人了

      洛停云:……
    金龙终于冲破屏障,朝国师喷出一口灼火。隋玉伸出食指,隔空在国师凝起的咒纹上一点。咒文碎裂,灼火轰然而至,那老道士甚至没来得及呼喊,就变成一缕烟气,烧的干净。
    金龙须发皆张,金色龙目四处搜寻,看到被围在金吾卫中的鸾驾,俯冲下来。
    李茹站在马车上,衣袂随风飞舞,烈烈如火。
    金龙飞至近前,猛然停住,与李茹相隔咫尺。两人久久对望。李茹伸出手,摸了摸它断裂的龙角,眼含怜惜。
    金吾卫顶着天威,奋力将手中长矛刺向金龙。金龙铜筋铁骨,哪里怕这几根小刺,朝他们喷出一口龙息,抓起李茹,飞向天空。
    第十章  护香魂观音辩善恶  极乐天魔神渡众生
    金龙的爪子不敢用力,只虚虚握着。李茹站在爪中,耳畔风声呼啸,内心却充满幸福的喜悦。
    金泽带着李茹飞离皇城,飞离永安,飞过茂密的丛林,飞过幽深的山涧,携着清风,仿佛要飞离人间。
    “金泽,放我下来吧,我们已经离他们很远了。”李茹道,她的眼眶中含着泪水。
    金泽停下来,缓缓落到草地上,变成人形。
    “你哭了。”他道。
    李茹擦去眼角泪水:“我是开心。”
    金泽笑望着她:“阿茹,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李茹眼神有些悲伤:“永远,永远是多远呢?”
    金泽握住她的手:“就像我带你飞过的路,如果可以,我想一直带你飞下去,直到头发白了,你的眼角出现皱纹。”
    李茹摇头:“金泽,我不会老去了。”她的手放在领口,慢慢脱起了衣服。
    金泽脸色微红,他嗫嚅道:“阿茹,你……我们……我不想在这个地方……”至少等他们成亲了,对的,他要跟阿茹成亲。
    金泽激动起来,他按住李茹的手:“不,阿茹。”
    李茹退后一步:“金泽,我不想穿这件衣服,你帮我脱下它,好吗?”
    金泽愣住,他呆呆的伸出手。
    李茹带着笑容看着他,她看到金泽的神情由刚开始的局促不安,到后来的惊恐,再到无措慌张。
    她垂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里,森森白骨下,一颗心脏在孱弱无力的跳动。
    “怎么……怎么会这样?”
    李茹的泪水滴落到草地上:“金泽,我已经不是人了。”
    金泽茫然抬头。
    李茹继续道:“自从穿上这件衣服,我就不是人了。”
    锦斓衣给予了她健康的躯体,但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重生。
    “它在吃我的身体,一旦穿上它,就再也脱不下来。金泽,我成了怪物了。”
    “不!”金泽怒吼一声,抱住了她。
    “不!”他不停摇头,眼泪夺眶而出。他很少哭,父王和王兄被送上剐龙台那日,他内心悲痛,却无法落泪。可现在,他却是无论如何控制不了泪水。
    “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救你的!”
    万里长空淡落辉,归鸦数点下栖迟。天色将晚,永安城的街市仍旧热闹。自太宗登基起,废除宵禁,百姓的夜生活逐渐丰富。
    隋玉从勾栏院出来,身后跟着闷闷不乐的洛停云。
    隋玉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觉好笑:“给你叫了姑娘你又不要,白白浪费钱。”
    洛停云眼神幽怨。隋玉只当看不见,摸了摸鼻子,朝街上走。
    路过卖糖饼的小摊,被一个癞头和尚拦住去路。那和尚身上袈裟破破烂烂,赤脚光头,手中捧着的衣衫却艳艳生光。
    隋玉目光落在那衣衫上。
    和尚笑道:“姑娘,上好的锦斓衣,要不要看一看?”
    隋玉挑眉:“九公主同款?”
    和尚点头:“正是同一匹锦缎织成,穿了这锦斓衣,不入沉沦,不堕地狱,凡人可成仙,修仙者可一步登天。”
    隋玉道:“竟有此等好处。你这衣服要卖多少价钱?”
    和尚的小眼睛泛着精光,伸出五根指头。
    隋玉:“五文钱。”说着就要掏腰包。
    和尚脸色微黑:“不,不是五文。”
    隋玉点头:“五两纹银。”
    和尚逐渐不耐:“不是五两。”
    隋玉惊讶:“难不成你想要五十两?”
    和尚已经对这桩生意失去了耐心:“皇家同款锦斓衣,将九公主救回人世的锦斓衣,五千两,不议价!看到这四角的夜明珠了吗?看到顶间的一颗祖母绿了吗?还有如意珠、避尘珠、定风珠,红玛瑙、紫珊瑚……料子是冰蚕抽丝,神女织成。只要披上这锦斓衣,就能得超凡入圣之妙。”
    隋玉表示赞叹:“天哪,简直不敢相信五千两就能买到这等宝贝,我得快些出手,免得被别人买走了。”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