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求我上他

      妻子装作睡着,听着丈夫起身,翻墙进了隔壁寡妇的房间。等到隔壁响起男女欢愉的呻吟,妻子默默起身,从床底拿出准备好的火药,走到墙边,算好位置,点燃火药,扔了过去。轰然巨响后,奸夫淫妇统统化作血泥。
    隋玉看的呆住。洛停云不让她再看:“魔物降世,妖邪莅临人间,唤醒人心底的邪恶,世间已入泥犁。”
    “所以他还是入魔了。”隋玉的声音有些喑哑,她有些不明白洛停云当初为什么阻止自己去追金泽。
    如果她追上金泽,跟他讲明道理,这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
    “不,这一切仍旧会发生。”洛停云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们无法改变过去,但能影响结局。”
    隋玉听不懂。
    浓稠的黑夜中,幽蓝鬼火从西天飘来,那是一辆万鬼抬起的宝座。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坐在上面,他眉心一道金印,眼神有些惫懒。
    隋玉几乎是立刻就看到了男人身旁站着的女子,一袭红衣,风姿绰约,顾盼间,神采飞扬,正是敖茹苑。
    是的,那是敖茹苑。
    虽然她与李茹有着相同的容貌,但隋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那不是李茹,或者说是已经换了芯的李茹。
    敖茹苑垂头,跟王座上的男人说了句什么。男人大手一挥,降下黑色磷火,漫天大火燃起,很快,永安城就成了一片火海。
    大地裂开鸿沟,妖物从地底爬出,他们吞吃百姓,有的甚至爬进了皇城,朝太宗皇帝的寝殿而去。
    皇城古老的阵法在这时凸显了作用,金光突破黑暗,妖物瞬间化作齑粉。王座上的男人冷哼一声。敖茹苑递过来一把弓箭。男人抽出一抹神识,化作黄金箭,搭在弓上,射向皇城。
    阵法轰然破碎,妖物倾巢而出,潮水般席卷了皇城。
    敖茹苑娇笑一声,半蹲在男人膝边,与他说些什么。男人眼神温柔,大手轻抚她脸颊。
    隋玉看的气不打一处来,提剑飞上天空,在万鬼座前站定。
    金泽眯起眼睛,从眼皮子下瞧她。
    隋玉更气了,才几天不见,这家伙怎么就成了这副德行。
    敖茹苑也很生气,她看到洛停云站在隋玉身旁,一副维护的架势,恨不能立刻上去,将两人拆开,但她现在必须稳住金泽,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她私自跳入轮回盘,为的就是让金泽彻底魔化,成为自己的附庸,甚至不惜杀掉自己的前世。既然都是她,金泽爱谁都一样,前世今生,不必分的那么清楚。
    发现隋玉跟洛停云借锡九环之力也来到这里后,敖茹苑寝食难安,怕自己的秘密被发现,更怕隋玉从中作梗,令自己的计划功亏一篑。所以她不得不再次入轮回盘。
    金泽必须成为夙伽!
    “金泽,你忘了答应我的事了吗?”隋玉质问。
    金泽轻笑:“我答应过你什么?”
    “不会入魔。”
    “那是你自己自说自话,我何曾答应过你?”
    隋玉气结,指着敖茹苑道:“就为了这个心机婊?”
    敖茹苑炸毛:“你骂谁呢?”
    金泽先她一步动手了。金光炸起的刹那,隋玉只觉脸颊剧痛,若不是洛停云及时挡住那道佛印,她可能会当场毁容。
    隋玉震惊。
    不是,成魔后实力这么惊人的吗?
    她要不要也考虑一下入魔?
    洛停云手中长剑祭出,化作万道剑光,朝金泽袭去。
    金泽眼神轻蔑,云淡风轻伸出食中二指,准确的夹住了剑影分身中的仙剑,轻轻一弯,仙剑应声而断。
    洛停云并未退缩,没了兵器,就拼术法,他眉心凝出冰蓝神光,手指翻飞结印。
    敖茹苑看的咬牙切齿,她朝隋玉吼道:“他竟然为了你跟魔神对抗!你要害死他吗?你这个贱人!”
    隋玉:“你才是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
    敖茹苑顾不上风度礼仪,破口大骂:“你还敢骂我?你这个淫妇,明明有了洛哥哥,还去勾搭别的野男人,睡了一个又一个,就连洛哥哥的师父都不放过!你简直不要脸!”
    隋玉冷笑:“那你就错了,是你家洛哥哥的师父求着我上他。”
    “你承认了!你,你,你简直厚颜无耻,如此肮脏淫荡怎么配得上洛哥哥,我,我要杀了你!”
    两人像泼妇骂街般对骂了半晌,等敖茹苑扑上来要打架时,隋玉才反应过来。
    不对,敖茹苑怎么会知道这些?
    而且她说的这些剧情,甚至都还尚未发生。原着中女主跟好几个男人都有过纠葛,而且每一组都有cp粉,cp粉之间还经常吵架,骂对家配不上女主,只有自家才配得上。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