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很大

      金泽笑了声:“很大。”
    酆绝眯眼:“怎么?要比一下吗?”
    金泽自然没有他这么无聊,他站起身,龙袍在身后铺展开层层涟漪。
    永安大火之后,从废墟中生出鲜花和绿草,金泽动用神力,风化万物,顷刻之间,重建了都城,甚至比之前的永安还要繁华。相比佛祖,魔神更加悲悯,更愿意普度苍生。
    “酆绝,”金泽突然道,“你没有跟我说实话。”
    “嗯?”酆绝抬头,“什么?”
    金泽望向他:“锦斓衣。阿茹身上的锦斓衣,是你带进皇城的。”
    酆绝摊手:“对啊,它不是帮你救回了李茹的性命吗?”
    金泽闭了闭眼:“不。”
    他没有再说什么。
    酆绝莫名其妙:“如今李茹好好的在寝宫等你,你还不满足?难不成你有了新欢?”
    金泽走出了宫殿。
    酆绝切了声,闭上眼,继续享受美人服侍。
    隋玉总结这两次失败的原因,归根结底是没有趁手的法器。
    洛停云那仙剑本是凌霄派的宝物,谁知轻易碎在金泽手里。隋玉拿出玉髓,仔细端详:“你说能不能把它淬炼成兵器?”
    她每次都是用灵力将玉髓变成趁手的武器,但跟经过锻造师打造过的神兵,还是差了点距离。
    “这世间最好的武器都出自凌门。”洛停云望向她,“极乐八年,凌青柏还在世,我们可以去找他。”
    洛停云叫醒赤朱,让它探路。赤朱不情不愿的扇扇翅膀,圆圆的身体闪现符文,朝西而去。
    时值季秋,木落芦花碎,枫杨红叶坠。隋玉一路赏景,此行于她不过是游玩。夙伽归不归位,她真的一点都不关心。
    直到天黑,明月高悬,赤朱仍未停下。
    他们到了一处山岭,道路崎岖难走,两旁杂草及膝。隋玉适时的表达了疑虑:“你这导航是不是不太靠谱?”
    赤朱回头,怒视她。
    隋玉:“怎么,导错路还不让人说啊?”
    赤朱:“嗡嗡嗡嗡嗡!”
    正吵嘴间,忽然失足,两人连一宠都跌落坑中。只见狂风滚滚,拥出五六十个妖怪,将坑围住。为首两妖,一黑一胖,正好奇的朝洞里张望。
    “逮着了!逮着了!”小妖们摇晃着手中兵刃,纷纷呐喊。
    黑妖摸着下巴:“今日赢将军要来做客,刚巧逮住两只,甚好,甚好。”
    胖妖哼哼唧唧:“吃一个就行,剩一个养着,等明日再吃。”
    黑妖点头:“剖腹剜心,首级与心肝奉献给贵客,四肢留给你我,剩下的剁碎,分给小妖们。”
    隋玉听着头顶两妖已经讨论起了自己身体各个部位的用途,捅了捅洛停云:“怎么回事?”
    洛停云:“此地奇怪,地陷处有吸力,不是普通陷阱。”
    想来也是,普通陷阱怎么会连飞着的赤朱都吸进去。
    “那你奉献一下,给他们果腹吧。我得活着。”隋玉道,作势准备往上飞。
    赤朱在朝她吐口水。隋玉拍苍蝇样把它拍下来,塞进袖袋。
    赤朱:“嗡嗡嗡嗡嗡!”
    洛停云挥手,放出只朱顶白鹤。白鹤腾空,发出阵阵鹤唳,尾羽散发清辉。一众妖怪皆被迷了神志,痴呆站立,仰头看那白鹤。
    洛停云揽住隋玉腰肢,飞出土坑。
    隋玉一出来就将那黑妖怪踹翻在地:“还想给你姑奶奶分尸?”又踹胖妖怪一脚,“剩一个养着明天吃?你根本活不到明天!”
    说罢,一掌拍在胖妖怪胸口,震出内丹,在指尖捏碎。
    洛停云任由她出气,等她活动完筋骨,才开口道:“这里是红缨岭,凌青柏当是住在这里。”
    “跟那么多妖怪做邻居,姓凌的也是个厉害角色。”
    洛停云笑道:“走吧,应是快到了。”
    他眼角余光中,有东西一闪而过。洛停云出手如电,一颗松子准确无误的击在那东西身上。
    一声惨叫响起。隋玉忙望去。
    只见一个泥巴小人蹲坐在地上,正捂着被打疼的屁股,嚎啕大哭。
    隋玉走到泥巴小人身旁,弹了弹它的脑袋:“这是什么玩意?”
    洛停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息壤。”
    隋玉听说过息壤,她拎起小人的辫子:“好东西,收起来。”
    泥巴小人不停挣扎,两只小短腿在空中扑腾,被隋玉硬生生塞进了储物空间。
    “看来地陷便是它搞的鬼。”
    隋玉点头:“跟吃人的妖怪同流合污,便罚它给我做一辈子奴隶吧。”
    泥巴小人在储物空间里哭的更伤心了。
    翻过山头,入目野花遍地,麋鹿在林间穿梭,鸟声嘈杂,跟之前的森冷昏暗截然不同。

- PO18 https://www.po18free.com